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幕后丨齐普拉斯为何接受城下之盟?

幕后丨齐普拉斯为何接受城下之盟?

  • 来源:新华网
  • 发布日期:2015-07-14
  • 浏览数:1319


  欧元区领导人峰会13日宣布就希腊债务问题达成协议。当欧元区领导人都在宣扬希腊将摆脱退出欧元区命运的成果时,严苛的协议条款让不少希腊民众感到愤怒,认为协议是在“羞辱”希腊。

  【债权人要求 照单全收?】

  德国总理默克尔(左)、法国总统奥朗德(中)、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会议开始前交谈。(图片来源:新华/法新

  根据峰会有关希腊债务协议的声明,希腊政府需在15日前完成增值税、养老金改革和私有化等一系列关键立法。在此基础上,欧元区原则上同意与希腊启动救援款谈判,涉及金额在820亿欧元(约合910亿美元)至860亿欧元(960亿美元)之间,为期3年。

  此外,希腊在债权人监管下成立由希腊出资和管理的500亿欧元信托基金。资金主要来源于希腊国有资产私有化,其中一半用于救助希腊银行,四分之一用于减少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剩余四分之一用于投资希腊经济。

比雷埃夫斯港是希腊当前最有价值的资产。(图片来源:新华/法新

  据新华国际客户端了解,未来两天,包括希腊议会在内的数国议会需通过这份协议。希腊则需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相关立法。救助贷款得到批准并发放后,欧洲中央银行和欧元区财长将密切监督希腊方面履行救助协议的举措。

  欧盟消息人士称,希腊总理亚力克西·齐普拉斯在最后的谈判中接受妥协,同意以希腊国有资产作为信托基金资产;作为“善意”回报,德国为首的债权人同意将希腊国有资产私有化的四分之一收益用于投资希腊经济。

  消息人士称,谈判过程中,只有法国和意大利试图为希腊弱化有关协议条款,争取达成协议,但最终结果是,德国等强硬派只对希腊作出一个实质性“妥协”,即撤销了有关希腊“暂时”脱离欧元区的提法。

  【遭“羞辱”?希腊人愤怒】

  反对欧盟的抗议者在雅典议会大厦外展开希腊国旗。(图片来源:新华/路透)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12日抵达布鲁塞尔谈判时曾表示,他希望欧元区作出“另一个有诚意的让步”,来确保欧元区完整。不曾想到,17个小时艰难谈判后,双方达成的协议条款比国际债权人6月交给希腊的方案更加严苛。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先前的方案已经在希腊全民公决中遭否决。

  英国《金融时报》披露,事实上,齐普拉斯11日已经对国际债权人作出包括增税、削减养老金和实行经济改革等在内的妥协。然而,当他抵达布鲁塞尔后,欧元区财长认为这些妥协“为时已晚”,德国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甚至抛出了希腊“暂时”脱离欧元区的方案。

  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左)与欧元集团主席戴塞尔布卢姆交谈。(图片来源:新华/美联

  报道称,这个出乎意料的信号似乎让齐普拉斯感到恐惧,迫使他在马拉松式的谈判中作出进一步妥协。最终结果是,希腊政府不得不在短短几天时间内按照欧元区要求推行有关举措,并确保议会在没有时间充分讨论的情况下予以批准。这将意味着希腊丧失相当程度的财权。

  本月初否决国际债权人的救助方案后,希腊民众一度期望欧元区能对这一“民意”作出妥协,没想到换来的是比先前更严苛的紧缩命运。新华国际客户端注意到,一些希腊人对协议能否改善希腊人的生活持怀疑态度。

希腊抗议者。(新华社发

  现年60岁的希腊经济学家哈拉兰博斯·鲁利斯克斯说,这份协议对希腊意味着“痛苦、羞辱和奴隶制”。

  “如果没有现在的这份协议,或许能更好,因为今后几年(生活)肯定会越来越糟,”35岁的私营业主莱夫泰里斯·帕布利迪斯说,“我宁肯接受其他选择,比如退出欧元区,那样我们刚开始可能挨饿,但能自力更生应对。”

  不少希腊民众还将怒火发泄到网络。在微博客网站“推特”上,以“这是一场政变”为标签的讨论成为希腊网络热门话题。

  “我不敢相信布鲁塞尔发生的一切,”一名希腊网友留言,“这些要求简直疯了。”

  【暂避退欧尴尬 难言赢家】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没有“输家”。(图片来源:新华/美联)

  评价这份艰难达成的协议时,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否认谈判中有“输家”。

  “在这次妥协中,没有赢家和输家之说,”容克说,“我不认为希腊人民遭到羞辱,也不认为其他欧洲国家民众丢脸,这只是一个欧洲内部的安排。”

  齐普拉斯称,希腊政府“打了一场艰难的仗”,但不得不作出艰难让步,声称相信“多数希腊民众会支持这次选择”。

  疲惫、无奈的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回到雅典总理府。(图片来源:新华/路透

  一些政治分析师认为,尽管希腊暂时摆脱退出欧元区的命运,但这份协议的履行还取决于德国、芬兰和希腊等国议会批准,一旦这些技术环节出现“事故”,那么“退欧”将重回视野,整个欧元区再次面临考验。

  事实上,在德国等欧洲国家,不愿意为希腊承担债务负担的民意占主流,议会通过上述协议也面临一定阻力。

  抗议者围聚在议会大厦外预示着未来不会平静。(图片来源:新华/路透

  对希腊来说,全民公决刚刚将条件更优越的方案否决,代表“民意”的议会能否批准更为苛刻的最新协议?即使最终获得通过,这份协议在希腊能否得到有效执行也是问题。

  一名欧盟官员估计,因为债务谈判僵持不下,希腊过去两周因政治和经济动荡而蒙受的损失在250亿欧元至300亿欧元之间。(记者徐超,编辑李宏,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