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与欧元区达成协议 将接受苛刻条件

希腊与欧元区达成协议 将接受苛刻条件

  • 来源:新华社
  • 发布日期:2015-07-14
  • 浏览数:1454

经过17小时彻夜谈判,7月13日上午欧元区领导人最终就希腊债务问题达成协议,避免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命运。

谈判17小时达成“希腊式协议”

“协议。”———比利时首相米歇尔在推特上用一个词率先宣告僵持数月的希腊谈判获得阶段性胜利。

9时左右,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和欧元集团主席戴塞尔布卢姆离开圆桌会议室,走入新闻中心。

“今天,我们只有一个目标:达成协议。经过17小时谈判,我们终于做到了,”一夜未合眼的图斯克对记者们说。他还创了一个新词“希腊式协议”,引发了现场善意笑声。

“欧元区首脑们同意原则上就欧洲稳定机制(ESM)项目开启谈判,这意味着继续支持希腊,”图斯克说,“这个决定使希腊有机会重回欧洲伙伴的支持轨道,同时避免了协议不能达成所带来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后果。”


债权人开出苛刻救助条件

峰会随后发布一份长达7页的成果声明。声明指出,希腊政府需在15日前完成增值税系统合理化和扩大税基、养老金改革、保证希腊统计局独立性以及创建独立的财政审查机制等方面立法。此外,希腊还应大幅削减养老金、出台新法增加收入、进行私有化改革、弱化贸易联盟等。

希腊在债权人监管下成立由希腊出资和管理的500亿欧元“希腊基金”,其中一半用于救助希腊银行,四分之一用于减少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剩余四分之一用于投资希腊经济。

未来两天,包括希腊议会在内的数国议会需通过这份协议。希腊则需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相关立法。戴塞尔布卢姆13日说,当天晚些时候将召开欧元区财长会讨论对希腊的过渡性金融支持。

此前希腊向ESM申请为期三年、总额535亿欧元的救助计划。而债权人评估认为希腊新一轮救助金额需高达820亿至860亿欧元。

路透社报道,国际债权人施加了苛刻的救助条件,可能威胁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政府的执政地位,并可能在希腊引发强烈反对。

6月30日希腊未能按期偿还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从而成为该组织历史上第一个出现债务违约的发达经济体。本月20日,希腊对欧洲央行35亿欧元救助贷款即将到期。


声音

希腊总理:退欧危险已不复存在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13日表示,当天欧元区首脑会议达成的解决希腊债务问题协议非常苛刻,执行起来也将面临很多困难,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危险已经不复存在。

据希腊媒体报道,齐普拉斯在布鲁塞尔参加完欧元区首脑会议后说,新达成的协议很苛刻,但希腊避免了国家资产被海外机构接管,也避免了流动性短缺和金融系统崩溃。

齐普拉斯承认,这份协议可能引发经济衰退,但他认为这一压力可以通过经济刺激计划、债权人对债务重组的承诺以及国家获得的融资得到平衡。他说,这些因素将使国家避免可能的破产和退出欧元区。

齐普拉斯相信,希腊人民将支持这份协议,支持希腊政府恢复经济增长的努力。他还承诺进行让整个社会受益的深刻改革。


新闻分析

未来合作并非坦途

在给希腊的“最后通牒”到期数小时后,欧元区领导人在特别首脑会议上达成解决希腊债务问题的阶段性协议,避免了希腊退出欧元区。从6月25日上一轮谈判破裂开始、希腊资本管制和全民公投冲向高潮、最终触发希腊退欧倒计时的本轮危机,欧盟和希腊达成协议暂时缓解,但未来双方的合作之路并不平坦。


齐普拉斯政府面临考验

目前,希腊仍处于内外交困的状态。政治上,希腊民众在7月5日的全民公投中以61.3%的多数否决了债权人6月25日提出的协议草案,随后希腊议会7月11日以压倒性多数授权希腊政府根据其提交的新协议草案与债权人进行谈判,避免希腊退出欧元区。由于这两份协议草案内容极为接近,全民公投反映出来的“民意”和议会表决显示的“民意”显得自相矛盾。

同时,议会对新协议草案的支持票中,部分来自以新民主党为首的反对党,总理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党有17名议员缺席或投了否决票。与激进左翼联盟党联合执政的独立希腊人党已经表示,这次投了赞成票,不等于会在以后的表决中继续支持齐普拉斯,激进左翼联盟党还有十几名议员也表示了类似看法。议员们的“反叛”,让齐普拉斯在未来的表决中聚集议会多数将变得艰难。

经济上,新签署的救助协议中提高增值税、调高公司税、取消给予海运业的税收优惠等措施,从理论上来说会增加政府的财政收入。但增税措施会让已经在困境中挣扎的希腊企业更加难以为继,部分企业会选择关门或外逃,削弱政府税基。而推进私有化、减少养老金、开放封闭行业等措施,则会受到势力强大的利益集团和工会组织的抵制。齐普拉斯政府能否充分落实新救助协议中承诺的这些政策尚存疑问。

更重要的是,重建债权人对希腊的信任刻不容缓,这也是此次谈判如此艰难的核心原因。齐普拉斯上任后,没有把债权人看作解决债务问题的合作者,而一直把他们放在对立面,大打民粹牌,让债权人对新政府解决债务问题的能力和诚信持观望态度。齐普拉斯6月25日单方面离开谈判桌,则破坏了欧洲一直以来用谈判和妥协解决分歧的规则;而实施资本管制和举行全民公投,则将双方的分歧进一步扩大。

欧盟各国又要掏腰包

至于欧盟,最迫切的问题是让新协议草案在各成员国得到批准。新协议包含的几百亿欧元救助款又得让欧元区伙伴国掏腰包。在过去两轮救助中,这些国家已经出资约2000亿欧元。过去的救助款能否收回尚未可知,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又要去说服各自的议会继续出资,可谓非常不易。

然而,帮助希腊就是帮助欧盟自己。将希腊带出债务困境,不失为推进欧盟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的契机。如果欧盟能够找到和希腊合作落实新协议的有效方式,彻底解决希腊债务危机问题,就能把欧洲一体化推进下去,甚至在建设经济联盟和政治联盟方面迈出一大步。

随着新协议的签署,希腊债务危机的拐点似乎已经出现。但过去的经验表明,本轮危机过后,欧盟如果不加大监管力度,并且辅以相配套的刺激经济复苏措施,以“改革换救助”的药方可能在希腊又一次失效,那样希腊的危机不仅会继续加重,而且会成为欧洲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作的“溃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