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财长闪电辞职 或为政治布局铺路

希腊财长闪电辞职 或为政治布局铺路

  • 作者:子建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5-07-07
  • 浏览数:1230


    在希腊全民公决向国际债权人“改革换资金”协议草案说“不”之后,希腊财政部长瓦鲁法基斯6日宣布辞职。


    瓦鲁法基斯此前曾表示,有信心公投结果会是“反对”,如果公投结果是“赞成”,那么他会辞职。但如今希腊人民投出了反对票,他却依然提出了辞职。他在辞职声明中是这么说的:

    “7月5日,一个欧洲小国为摆脱债务束缚奋起抗争,这个独一无二的日子将载入史册。像所有民主斗争一样,历史性地拒绝欧元集团6月25日的最后通牒也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瓦鲁法基斯说:“全民公决结果宣布后,我获悉欧元区财长会议的参加者和各种‘伙伴’有某种‘倾向’,希望我……‘缺席’会议;总理认为这样做可能会对他达成协议有潜在帮助。因此,我今天辞去财政部长职务。”


    希腊财长闪电辞职 外界解读不一

    对于瓦鲁法基斯闪电辞职这一举动,外界解读不一。投票前他曾表示,如果公投结果接收欧盟援助,他便辞职。而如今公投如他所愿没有通过,他的辞职另外界意外而又不意外。

    意外自然是疑惑他为何此时宣布辞职,瓦鲁法基斯在声明中称,部分欧元区成员国不欢迎他参与财长会议。而且总理齐普拉斯也认为,他的辞职会有助于欧盟和希腊达成协议。

    不意外的理由则更多,首先,希腊的公投文本十分微妙:“是否应该接受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5年6月25日在欧元区峰会上提出、由两部分文件共同组成的谈判协议条款”。这故弄玄虚的复杂表述背后,选民只能选择“是”或者“否”,明显为政府预留了回旋的余地。

    另一方面,公投本来就是为了增加与欧盟的谈判筹码,无论通过与否,齐普拉斯内阁都希望最终能够与欧盟达成协议,舒缓希腊的燃眉之急。毕竟如果能够通过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援助方案,可以为政府内阁继续执政提供支持。

    由此可见,瓦鲁法基斯此举可谓是做希腊人的普罗米修斯,自己承担国内外的压力。但既为公投结果打圆场,给希腊留在欧元区提供了巨大的缓冲空间,又为希腊政府重新“议价”提供了可能。同时也给了欧盟更多的理由放下强硬立场,再次拯救希腊。

    希腊政府7月6日宣布,财政部副部长、债务问题首席谈判代表察卡洛托斯被任命为财政部长,接替当天早些时候辞职的瓦鲁法基斯。这是2015年6月28日察卡洛托斯(前左)和瓦鲁法基斯(前右)抵达位于希腊首都雅典的总理府出席紧急会议的资料照片。新华社发(马里奥斯·罗洛斯摄)

    系知名经济学家 曾任大学教授

    瓦鲁法基斯自今年1月27日担任希腊财政以来,一直致力于在与欧盟的谈判。他在从政之前,一直是一名经济学教授,主攻领域为博弈论,其博客在希腊的网民中颇有人望。

    在上台之初,他曾被希腊人寄予厚望。人们希望他能够为希腊争取到“债务减记”、“取消紧缩”等条件。但经过5个月的不懈努力,他几乎没有任何斩获。

    然而在过去几个月的谈判中,瓦鲁法基斯以激进的风格和“出格”的言论,得罪了不少欧元区同僚。

    希腊政府6日宣布,任命希腊外交部副部长、债务问题首席谈判代表察卡洛托斯为新的财政部长。他上任后的首项任务就是批准暂时延长两天资本管制,即希腊的银行7日也不开门,且到8日午夜前都不会开门营业。每张银行卡每天限领60欧元(约合人民币411.54元)的资金管制措施也将延长到8日。

 

    盘点“疯狂而率真”的财长语录

    在瓦鲁法基斯即将离任之际,我们盘点一下这位激进、热情似火的官员在任财长期间留下的一些略显疯狂却不失可爱的言论。

    “欧元区如同加州旅馆”

    当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6月26日宣布召开公投时,有关希腊政府密谋离开欧元区并重新使用旧币德拉克马的传闻甚嚣尘上。

    瓦鲁法基斯对欧元的态度显然有些矛盾,他曾在1月接受CNN采访时表示:

    “问题是一旦你进去了(欧元区),如同老鹰乐队的那首歌"加州旅馆"—任何时刻你都可以结账,但你永远不能离开。”


    “我们已经摧毁了印钞机”

    但是当一些希腊观察家认为希腊将重新迎来旧币德拉克马时,瓦鲁法基斯暗示,这再也不可能了。

    在上周接受澳大利亚公共广播网ABC采访时,齐普拉斯称,在2001年加入欧元区时,希腊就已经摧毁了用来印刷货币的印钞机:

    “我们已经摧毁了印钞机—我们已经没有印钞机了。”


    “为希腊感到骄傲”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和财长瓦鲁法基斯都敦促希腊人在公投中投反对票。

    但尽管反对票被广泛视为投票反对未来留在欧元区,但瓦鲁法基斯不同意,他在一篇博客中写道:

    “未来需要自豪的希腊留在欧元区和欧洲的中心。未来要求希腊在周日的公投中说NO。”


    柏林没有眼泪

    对于瓦鲁法基斯的辞职,有一个人可能不会为此掉眼泪,那就是德国财长朔伊布勒。自从五个月前谈判开启以来,这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就质疑处于紧张状态,他们相互指责对方“侮辱”己方。

    今年3月的一次希腊电视中,瓦鲁法基斯说道:

    “朔伊布勒对我说,我已经失去了德国政府的信任。我告诉他我从未有过(他们的信任)。但我对希腊人民有信心。”


    “我宁愿自断臂膀”

    在周日的投票前,瓦鲁法基斯在接受彭博社的采访时表示,如果投票“支持”,他将会引咎辞职。

    当被问及他是否签署不包括希腊债务重组的救助协议时,他这样回答:

    “我宁愿自断臂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