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美股评论:谁是希腊危机真正输家

美股评论:谁是希腊危机真正输家

  • 作者:子衿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日期:2015-07-07
  • 浏览数:588

      MarketWatch专栏作家莱恩(Matthew Lynn)认为,希腊经济已跌至谷底,一旦脱欧,反而会因此获得增长动力,相反,欧盟的基础、国际货币基金的信用、默克尔和德国在欧洲的主导地位,以及黄金作为避风港的身份,都将受到很可能是无可挽回的损害。

      以下即莱恩的评论文章全文:

      又一个周末,希腊问题又一次走到悬崖边缘。市场在周末到来前就将关门,但人们肯定会做好准备,要看看希腊债务危机史诗般的新一幕,看看希腊人在全民公决当中到底会对最新救援计划说是还是说不,看看这是否会最终导致希腊与欧元区分手。

      我们周一就知道答案了。不过,现在或许已可以说 — 或迟或早,希腊总会离开单一货币区的。

      还有一条非常关键的悖论,迄今为止,大多数评论家都忽略了它,即,当那时刻真正到来,希腊本身不会有太大的事,相反,附带损害却将是极为巨大的。

      谁会成为牺牲品?答案是,对于国际货币基金,对于欧盟,对于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对于“金甲虫”们而言,那都将是黑色的一天。遭受到希腊脱欧带来的伤害之后,他们很可能永远无法恢复旧观。

      希腊的局势已到了如此混乱的地步,接下来发生什么都有可能。下周,他们可能还在继续使用欧元,也可能重新发行德拉克马,甚至还可能搞出双货币机制来。见鬼,谁知道,也许他们还可能接受美元或卢布为自己的货币。这当口,雅典、布鲁塞尔和柏林的人们看上去都在没头苍蝇似的乱撞,哪怕真有一个能够解决问题的计划,他们也不可能找得出来。希腊的未来,一切皆有可能。

      即便如此,如果希腊脱离欧元区 — 这确实是最可能的选项,现在,他们的银行已关门,国家已违约 — 那么,事实上他们是完全可以迅速恢复元气的。对于希腊的复苏,我们无须等待太久。

      历史告诉我们,当一个国家告别机能失调的货币机制,他们总是能很迅速地站稳脚跟。比如阿根廷,他们2002年放弃与美元挂钩的政策,之后2003年到2008年期间,经济年平均增长速度达到8.5%。希腊或许不会有这么亮眼的表现,但在货币贬值后,他们的工资成本将与东欧国家相当,而他们成为欧共体/欧盟成员已数十年,拥有坚实的基础设施,总之,他们不会有大麻烦。

      事实上,真正的痛楚是会从别的地方生出来。希腊脱离欧元区将带来一系列的附加影响,可以预见的主要有下面这些。

      首先,是欧盟。一直以来,欧元都被用各种最佳货币区之类术语打扮得花枝招展,但事实上,欧元的创造只是因为人们希望为单一欧洲国家的诞生再多设置一个加速器。当然,这样的想法也没什么不妥,不管你喜欢与否,都不能说它是不正当的。

      问题在于,计划在执行当中出现了荒谬的偏差。欧元诞生了,但却没有配套的银行联盟、传输系统、央行[微博]和监管系统,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横跨大陆的货币系统是不可能顺畅运转的。这是一种成功可能性微乎其微的机制。你还会再相信这些人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希腊这一角的崩塌很可能造成一场欧盟永远无法摆脱其阴影的灾难。

      其次,是国际货币基金。国际货币基金历来就不乏批评者。可是,自1945年创建以来,过去七十年岁月当中,国际货币基金确实发挥了不少好作用。他们集中了大量资金,将其用来帮助各个遭遇危机的国家稳定局势,走向复苏。或许有些时候,他们太过严酷和苛刻,但是他们确实做了很多好事。

      可是在希腊,他们却允许自己被法国老板们绑架,为一个本质上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的计划背书。如果到现在,这世界上还有经济学家相信希腊援救事宜处理得非常妥当,那就请他自己来证明一下吧。各种预期目标一再错失,经济缩水四分之一,失业率超过27%。

      如果这个国家就此离开了欧元区,那么,所有的这些痛苦就将变得全无意义。这一幕被世人看在眼中的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的公信力也将被打得粉碎。将来,各个成员国缴纳基金,或者听取建议时也将越来越不情愿。一旦发生新的危机,由此而来的损失将昭然若揭,而国际货币基金无可推诿,只能自己对这一切负责。

      第三,是默克尔。关于这位德国总理,我们看过太多的赞美报道,将她描绘为欧洲政治大师、世界上最有权力的女人。忘掉这一切吧,她在希腊问题处理当中的表现简直就是一部搞笑视频合集。

      最初,大家面前的选项是两个。要么,让希腊得到适当救助,减记其债务,帮助其经济走上正轨;要么,干脆帮助希腊重新发行德拉克马。可是,默克尔却犹豫了,她想要保持自己的大联盟继续存在,又不愿意面对那些艰难的抉择。每一次,她都表现得优柔寡断。德国主导欧洲?除非德国能找到一种更好的方法来行使自己的领导职能,不然大多数人都不会买账。

      最后,是黄金的狂热追随者。周一,看上去希腊很可能脱离欧元区,我们将遭遇一代人时间之内最严酷的地缘经济危机。那么,作为终极避风港的黄色金属表现怎样呢?答案是只涨了有限的几美元,第二天就转跌了。如果黄金对这种事件都无法做出人们预期中的反应,它还算什么避风港?至少这种定义将受到不少人的质疑。

      如果希腊脱离欧元区,受到波及的地方将有太多。可是,真正的损害绝对不是发生在希腊,这个国家毕竟会因此翻开新的一页,重新开始前行。真正的损害将会发生在别的地方,受冲击最厉害的,将是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