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中国如果救希腊,会亏吗?

中国如果救希腊,会亏吗?

  • 作者:孔帆
  • 来源:《欧洲时报》
  • 发布日期:2015-07-06
  • 浏览数:943

    李克强总理访欧,插曲很多。

    因希腊债务危机,欧中峰会的日程安排不得不作出调整,从上午改为下午。据在现场的《欧洲时报》德国版记者说,欧委会主席容克甚至表示要“下跪”道歉。在会上,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大谈人权,李克强“霸气”回应:人权可以谈,并且可以持久谈。关于希腊债务危机,李克强则表示,中国长期坚定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将一如既往地做欧债长期负责任的持有者,希望希腊债务问题得到妥善解决。

    李克强的这个表态,被西方一些媒体理解为:中国非常担心希腊退出欧元区。因为这会给欧洲的政治和经济发展带来许多不确定性因素,抑制欧洲经济的发展。希腊债务危机一旦失控,欧洲经济的发展将受挫,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也会影响中国经济利益。届时,欧洲对中国造产品的需求量就会减少,影响中国的出口。而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的阶段,出口减少必然会带来负面压力。

    部分欧洲专家还认为,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不仅会影响中国对欧洲的出口,中国在希腊的投资也会“打水漂”。希腊退出欧元区会影响投资方的信心,而该国从中期来说需要依赖中国的投资。

希腊比雷埃夫斯港 

    对于中国来说,希腊是直接投资目的地。比如中国在雅典比雷埃夫斯港的投资活动就非常活跃。有专家指出,这主要因为希腊是欧元区的一部分,是欧盟的一部分。中国的想法是通过对某一欧盟国家的投资获得进入欧盟市场的途径。如果希腊不再是欧洲的一部分,这种优势也就不复存在。更重要的是,中国对欧亚大陆的愿景是“一带一路”战略,希腊作为中国通往欧洲的南大门,在“一带一路”中具有独特的战略地位。

    果真如此么?

    要说担心,中国肯定会有。应该说,希腊“退欧”,全世界都应该担心,因为希腊“退欧”会给金融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素,导致全球经济发展受挫。李克强的表态,与其说是中国的担心,不如说是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负责。中国政府曾表示,不会为希腊提供直接的援助,也不会直接接手希腊的国债,那在这关键时期,如何“合作”呢?

    对他国的“无偿援助”,是国内某些人士的“槽点”之一,在网络经常能见到各种曲解。其实,没有哪个政府愿意当“冤大头”。

    2011年到2012年,中国曾斥资数十亿欧元购买葡萄牙以及西班牙的国债。当时就有专家跳出来说,中国这是在充当“救世主”。其实,由于巨额贸易顺差,中国积压了大量的外汇储备,其中以美元储备为主。前些年金融危机后,美元严重贬值,利率急降。因此中国需要将其外汇储备多样化。而西班牙以及葡萄牙的债券利息很高,对于中国来说这是回报率不错的投资。

    中国现在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正放眼全球寻找“划算”的投资。由于欧元区的危机,中国人前往欧洲大举收购的成本变得相对低廉了,这也是中国在欧洲频频出手的原因,但每次出手都是有的放矢,并非盲目为之。

    中国国企近年来的主要收购项目有:葡萄牙的电网、希腊比雷艾夫斯港的两个货运码头等。仅在2012年第一季度,中资企业就在葡萄牙以及意大利分别投资了5亿美元、2.5亿美元用于并购。

    不过,对于大多数希腊企业,中资企业却极少问津,比雷艾夫斯港纯属例外。尽管在欧盟的压力下,希腊的许多国有企业都应该私有化,但对于中国人而言,这些希腊资产显然不具备吸引力。

    如果中国政府现在再次有意向希腊提供财政援助,目光肯定仍旧投向比雷埃夫斯港。希腊新政府上台后,立刻叫停向中远集团出售比雷艾夫斯港的股份,这才是中国要和齐普拉斯谈的主要内容。

    希腊“退欧”,受影响最大的其实是德国,同济大学的伍慧萍教授已经在观察者网撰文做了深入分析。如果希腊挥别欧元区,德国大约8万到15万工作岗位会在两年之内消失,而就业是欧洲各国政府最为头痛的问题。

    希腊破产对德国和欧盟意味着什么呢?希腊破产会给德国造成800亿欧元的损失。相反,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话,却不带来负担。因此有专家分析,德国宁愿希腊“退欧”,其实这是一个误解。德国最主要的市场在欧元区,希腊退出,则动摇了全局的稳定性,欧元区经济被抑制,对德国是更大的灾难,而不是800亿欧元的问题。

    所以,这也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希腊再三“容忍”的原因。德国和法国是中国在欧洲的重要伙伴,说白了中国与欧洲的合作,其实就是与“德法轴心”的合作。默克尔在与中国高层会晤时,亦提起过希腊危机。中国援助希腊,既能收购优良资产,又能紧密与德法关系,还能向世界显示负责任大国的担当。

    李总理的表态很快有了回应。6月30日,希腊外长克奇亚斯(Nikos Kotzias)告诉中国驻希大使,希腊将不会退出欧元区。“希腊不会离开欧元区,并愿意与中国合作,在所有领域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和务实合作。”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也准备接受在最后谈判破裂前债权国已经提出的条件的大部分。欧盟委员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和欧洲中央银行希望希腊提高税收并大幅削减福利开支,以实现自己的偿债目标。

    因此,希腊周日(5日)将进行债务问题公投格外引人注目。而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则表示,他希望能够在公投之前找到解决方案。据希腊媒体报道,54%的希腊人表示将投票反对债权方的援助条件,不过,在希腊通过关闭银行等措施实行资本管制之后,表示投反对票的人数有所下降。

    李克强说,中国准备好在希腊危机中发挥建设性的作用。可见北京是带着战略性耐心注视着雅典事态的发展。中国没有过分担心希腊“退欧”,给世界的感觉是,一切尽在掌握,或者,一切可以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