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将举行全民公投 救助失败责任在谁?

希腊将举行全民公投 救助失败责任在谁?

  • 作者:徐剑梅
  • 来源:新华社
  • 发布日期:2015-07-04
  • 浏览数:752

      本周日,希腊将举行公投,民众需要对一份已经失效的债权协议草案表明态度——是站在自己选出的总理一边反对,还是站在自己怨恨的欧盟一边赞成?

      希腊债务危机发展到今日局面,希腊和欧洲都在相互指责。那么,到底是谁的责任?救助为何会失败?希腊问题的出路在哪里?

      【欧元区在准备 希腊却没有】

      不得不指出,到7月28日才满41岁的齐普拉斯,毕竟年轻,执政经验不足。确实存在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他在某种程度上错估了形势,误判了欧盟的态度,寄望于欧盟会不惜一切代价留住希腊,会因此在最后一分钟“放水”,就像过去5年里屡次对希腊做过的那样。

      但是,5年来,怨气越来越大的不只是被逼不断紧缩的希腊,还有被迫不断出钱的欧盟。种种迹象表明,欧盟比希腊更早看清,齐普拉斯关于取消希腊债务、重新谈判救助协议条款的竞选承诺与欧盟救助立场互不兼容;对按照目前方式继续救助的前景,也看得更透彻。早在今年1月初,希腊选举前夕,德国《图片报》和《明镜周刊》等就爆料说,鉴于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党可能胜出,德方考虑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

      当时,默克尔发言人立即否认德国在为希腊退出制定应急预案。但从半年来欧元区和欧盟的各种应对来看,的确可以用“有条不紊”来形容,德媒并非空穴来风。近日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文章也指出,欧洲看来为最大限度减少希腊退出带来的系统性风险做好了机制上的准备,包括防火墙和银行风险测试。相形之下,包括齐普拉斯自己,希腊人从思想到行动上,似乎没有当真准备过退出,虽说欧盟未雨绸缪地工作,但可以说是公开进行的。

      【板子只打希腊不公平】

      现在,恐怕没人比齐普拉斯更知道踢着铁板的滋味。但不管最后结局如何,希腊债务危机演变至此,责任难道能够都推到齐普拉斯个人,或者都推到希腊身上吗?如果只把板子打在希腊身上,对齐普拉斯、对其前任、对已经忍受5年财政紧缩的希腊民众,都是极不公平,也不符合实情的。

      有一点必须指出,那就是齐普拉斯提出的要求有合乎情理之处。正因如此,他才赢得希腊民众的强烈共鸣。他并不是为了上台而真心忽悠,而支持他的希腊民众也决不愚蠢或缺少理智。

      要知道,从2010年3月希腊主权债务危机正式爆发到现在,已经5年多了,欧盟对希腊的救助持续了5年,希腊忍受的财政紧缩也持续了5年。希腊不是没有吃苦,没有牺牲,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早已退回到2008年之前,但情况甚至更糟糕,半数年轻人都找不到工作,许多景点随处可见伸手讨要的乞丐。一名美国游客发博文叹息说,过去希腊也有乞丐,但从来只是默默等待,现在却“咄咄逼人”(aggressive)。

      整整5年,只见紧缩,却不见增长和就业。欧盟和IMF的两轮救助款总额高达2400亿欧元,钱都花到了哪里?希腊的社会治理和社会风气固然有种种弊端,但英国《卫报》日前调查发现,这些贷款绝大多数都被用于还旧债、还旧债的利息,以及救助银行。真正被希腊政府掌握并用于改革、提振经济和保障低收入家庭的救助款,还不足10%。

      就这样,越来越多的希腊人不再相信继续行进在这种紧缩隧道里,能够看到希望的光亮。这是激进的齐普拉斯能够胜选上台的根本原因。与此同时,欧盟和欧元区领导人也对救助前景越来越不乐观。双方都痛苦而失望地发现,这样的救助与被救助,顶多解决燃眉之急,却解决不了希腊的根本问题,因而难以维系。

      【希腊问题或需第三种思路】

      现在已经基本可以断定,过去5年里,欧洲对希腊的救助政策总体上是失败的。输血而不帮助造血,救助便俨如挖一个个新的债务窟窿,再用里面的土(money)填补旧的债务窟窿。

      如何真正救助一个债务深重的国家?欧盟对希腊长达5年的救助为何归于失败?在这个关键时刻,希腊和救助方恐怕都需要深度、冷静反思。

      日前,IMF前总裁卡恩在自己的推特上发表了三页纸声明,题目便是《从一个人的错误中学习》。希腊债务危机5年前爆发时,卡恩正在台上,是主要当事人之一。如今,他认为,解决希腊债务问题,需要循着与过去“完全不同的方向”。在当前状况下,再坚持原来对希腊的要求,“无论从经济角度还是政治角度上讲,都是不负责任的”。

      卡恩的“第三种思路”值得注意。他实际上在建议未来两年里免除希腊部分债务压力,而希腊则需独自努力实现财政平衡。换言之,旧债可以晚还,新债休想再借,以两年为期观希腊后效。如此一来,至少希腊退欧的风险将延至两年之后再说。

      任何国家,归根到底要靠自己救自己,靠自己为自己着想,外力再重要、再不可或缺,也只能是助力。希腊需要在各种坏选择中选取一种最不坏的,然后向着各种可能的结果中最好的一种去努力。

      不论5日希腊公投结果如何,双方都需要重新谈判以解决希腊问题,希腊都需要广泛而深刻的改革。这既是希腊的需要,也应当是欧洲救助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