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资本管制银行关门 希腊华商生意好做吗?

资本管制银行关门 希腊华商生意好做吗?

  • 作者:刘咏秋 陈占杰
  • 来源:新华社
  • 发布日期:2015-07-01
  • 浏览数:2822
↑“东方超市”老板吴培云(左)与希腊顾客莉米欧尼(新华社记者刘咏秋摄)  

   6月29日是希腊实施资本管制的第一天,银行、股市关门,被经济学家称为“资本心脏停止跳动”的黑色星期一。下午三点,记者来到雅典市中心宪法广场附近名为“东方明珠”的中餐馆。正是希腊人的午饭时间,不大的门面基本客满,但大多是中国游客。老板陈江敏告诉记者,到今天为止,前来用餐的客人都是付现金,尚未出现刷卡的现象,尽管她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有困难的时候总要相互体谅,对吧?” 

        ↑“东方明珠”老板陈江敏(右一)和他先生尤瓦罗普洛斯(右三)跟餐馆里的中国厨师(新华社记者刘咏秋摄) 

  陈江敏介绍,到她餐馆用餐的客人中,希腊人约占6成,这两天前来用餐的顾客并未减少,“昨天晚上还挺多的;或许明天会少了吧,”陈江敏说,“取不出钱来,自然就不敢花了。” 

  当我们问及陈江敏的希腊籍先生尤瓦诺普洛斯(Yionis Yiovanopoulos)对于即将到来的公投有何看法时,陈江敏代为回答:尤瓦诺普洛斯若公投就得回老家,而他家住雅典以北约400公里的卡特里尼(Katerini)。由于路途遥远且生意繁忙,他决定不参加公投。对他们的餐馆来说,受债务危机影响最严重的阶段已经过去,最近是旅游高峰期,游客足以支撑基本的生意。

  陈江敏的故事在华人生意圈有一定代表性。在“东方明珠”约两公里开外奥莫尼亚(Omonia)区的中国城,开着“东方超市”的吴培云、吴晓英姐妹说,由于来超市买东西的顾客主要是中国人,因此生意不受希腊资金管制的影响。“影响最大的是2011年,当时很多华人离开希腊。”吴培云说。

       ↑“东方超市”老板吴培云(左)、吴晓英姐妹(新华社记者刘咏秋摄) 

  正巧有一位希腊女士在超市购物,并欣然接受记者采访。这位名叫莉米尼欧(Geogia Limniou)的女士来自克里特岛,经营着一家服装店,需定期来中国城批量购买服装。 

  正是有莉米尼欧这样的希、中零售商作为固定客户,中国城主营服装批发的商户门前,虽比平常冷清些,但仍有顾客。在“希腊新东方进出口贸易公司”三层的商铺里,董事长邹勇把记者带到了三楼的泳装陈列部:“我的泳装都是国内来的,从三月份开始批发,现在已基本卖完。”

      ↑“希腊新东方进出口贸易公司”董事长邹勇在自家商铺里(新华社记者刘咏秋摄)

   华商进入希腊的历史,大致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最初只有少数人从欧洲其他国家来希腊“试水”,2001年希腊大赦,大批非法移民合法化,导致华商激增。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及紧随其后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给中希两国贸易带来商机,大批华商登随之而来,形成了华商开店的高峰期。这一时期,四处开花的华人批发、零售店近2500家,旅居希腊的华人华侨一度达三万人。

       ↑当地顾客在“希腊新东方进出口贸易公司”里购物(左)(新华社记者刘咏秋摄)

   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来希腊经商的华人华侨属于“新移民”,根基尚浅时便遭遇了2009年爆发的债务危机。以减薪增税为主要杠杆的紧缩措施,导致希腊人囊中羞涩,购买力大幅下降,华商生意受损,贸易额下降近50%。在此后几年,不少华商开始转型,将希腊的橄榄油、葡萄酒、大理石等货物销往中国;另有华商选择回国或去他国谋求发展,在希华商数目因此下降,据估计目前仅剩下1万人左右。

          ↑雅典街头,到希腊“自助游”的重庆游客(新华社记者刘咏秋摄)

   跟传统的贸易相比,从事旅游业的华商受影响较小。希腊旅游部秘书长利瓦达斯(Panos Livadas)说,2014年来希腊的中国游客达10万人次,比2013年增长了70%,预计2015年的增幅将在50%以上。但希腊雅典丝绸之路国际旅行社总经理兰孝程介绍,旅游只是一个旱涝保收的微利行业,维持而已。 

  危机也催生了新的商机。2013年,希腊推出有名的“黄金签证”,即以购房换拘留的投资政策。概括说就是,投资25欧元以上,在希腊购买一处或多处房产,即可获得五年的长期居留;只要保持房产产权在名下,5年后可延续居留卡。同样经营着购房投资业务的兰孝程说,自该项政策推出后,已有近200中国人受惠。 

   对于希腊债务危机,兰孝程从投资的角度,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假如希腊退出欧元区,吸引投资必将成为希腊经济恢复最主要的动力,届时希政府一定会出台更好的政策来吸引投资;同时,欧元将进一步贬值;希腊新货币德拉克马的贬值更加惨烈,投资成本会更低。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在希腊做投资咨询的中国人士说,资本管制虽属突发事件,但预警期较长,他们已向客户做了风险提示,短期内影响不大;中长期的影响会逐步显现出来。“大乱之后才有大治,利空出尽是利好”,这位投资专家说。在他看来,经过这次洗礼,希腊社会将严重分化,主流价值观念也将受到严重冲击,这对希腊政治格局和中国在希腊的投资,都将产生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