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美股评论:希腊危机欧洲已输了

美股评论:希腊危机欧洲已输了

  • 作者:子衿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日期:2015-06-27
  • 浏览数:1148

      MarketWatch专栏作家德拉梅德(DARRELL DELAMAIDE)认为,无论是否脱离欧元区,希腊总能够靠着自己独有的优势生存下去,但是欧元、欧盟和欧洲一体化进程却将因为自身固有的和危机当中暴露出来的致命弱点,使其存在与发展的可能性受到质疑。

      以下即德拉梅德的评论文章全文:

      无论救援谈判的最终结果是怎么样的,希腊都将继续生存下去,不管是在欧元区之内还是之外。

      希腊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国家之一,还有着重要到难以置信的地缘政治意义,不管到什么时候,他们都会是世界级的旅游胜地,会是所有人都希望得到的盟友。

      单单在过去一个世纪的时间当中,这个国家就面对过纳粹占领、内战、军事独裁、社会撕裂和贪腐等各种挑战,但他们依然扛了过来。

      不管是欧盟的紧缩政策,希腊脱离欧元区,或者违约,他们怎样都会活下来的。因此,不必为希腊哭泣,这个国家已经存在了千年,现在也不可能立刻平地蒸发。

      可是,对于另外一件事情,我们就没有那么确定了,这就是欧元和欧盟的存活能力。

      欧洲的政治精英们建立了一种架构,将其强加给全欧的大众,可事实上,这架构远没有他们宣称的那么理想,其美誉度和接受度正在不但遭受着磨损。

      布鲁塞尔的官僚机构日益臃肿,日益贪腐,而且怯懦的政治领导人们只是一味屈从于再统一之后居于统治地位的德国,民主的准则正在受到显而易见的,越来越频繁的违背。当初,欧盟创建者们想的是成立一个自由贸易区,来牵制战败的德国,而今日的一切早已背离了初衷。

      真正的麻烦并不是在于希腊、或者在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等等任何一个具体国家的情况,而是在于整个欧洲大陆的政治和经济一体化的概念,即所谓“欧洲计划”本身。

      英国首相卡梅伦要就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身份重新谈判,其间已经明确表示了对庄严载入欧盟条约的“紧密联盟”的抵制态度,很难想象英国会后退,会放弃当前的立场。

      可是,没有了这个目标——或者没有了英国——欧盟又能对未来有什么指望?剩下的只能是退化为一个松散的贸易联盟。

      一直以来,英国就对欧盟颇感不安,而希腊问题引发的争吵恰恰印证了他们对于紧密联盟和单一货币的最大恐惧。

      上周,英国前财政大臣拉蒙特(Norman Lamont)专门撰写文章,庆祝自己1991年不加入欧元区的正确决定,文章的题目就叫《欧元从开始就注定失败》。

      专栏文章刊发于《每日电讯报》:“创造欧元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已经对欧盟造成了重大的损害。”

      拉蒙特承认,在前几十年当中,欧洲一体化的进程确实带来了繁荣,因为无论富国穷国,都可以从关税的降低和内部贸易的活跃当中获益。

      “英国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她并不位于‘欧洲心脏’地区。”这位保守党政治家写道,“可是,她依然需要进行认真的,坚定的再谈判,以确保自己免于欧洲各种危险的迷梦和幻觉的损害。”

      《电讯报》专栏作家埃文斯-普里查德(Ambrose Evans-Pritchard)一直以来都是货币联盟的坚决反对者,他谈起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面对希腊政府所采取的恃强凌弱的姿态,更加直言不讳。

      上周的一篇专栏当中,他写道:“这是一群担负着掌握全球金融稳定性,甚至西方世界的基调都由他们而定的职责的人,但他们所做的却是不断展示自己的暴躁和不明智,在当代世界居然会目睹这样一幕,真是咄咄怪事。”

      希腊央行——归根结底,是欧洲央行系统的一份子——的一份报告更加让他大感愤怒。这报告警告说,如果不能达成协议,就将导致“无法控制的危机”,这时候做这样的表态,显然将大大削弱本国政府在谈判当中的地位。

      这一毫无疑问是有意为之的报告立即使得逃离希腊的资本规模达到了全新水平,埃文斯-普里查德指出,这完全是在肆无忌惮地搞破坏,可是,希腊央行的职责原本是“保护金融稳定性”。

      他的结论是:“如果我们想要确定大西洋自由秩序是在何时失去其权威的,想要确定欧洲计划是在何时不复其鼓舞人心的历史力量的旧观的,那么,答案很可能就是现在。”

      英国人对欧盟的批评早已不仅仅局限在《电讯报》等保守派报纸。自由派的《卫报》的资深经济评论家查克拉博蒂(Aditya Chakrabortty)本周也表达了他的愤怒。

      “欧洲计划不但未能兑现发起者们许下的诺言,还产生了完全相反的作用——侵蚀着普通欧洲人的生活水准。”他写道,“哪怕是生活在欧陆第一经济体德国的人们,也同样是如此。”

      拉蒙特认为,欧洲当局不会走得太远,走到迫使希腊脱离欧元区,甚至欧盟的地步。他警告说,如果这一幕发生,不论是蓄意还是意外,“各种政治和经济后果都将一片混乱”。

      “这一重大羞辱的后果将是无法预测的。”他写道,“欧盟当下在整块大陆上,已经是到处面对着民意的严重不满了。这种不满在英国尤其明显,但是如果其他国家的不满没有日益增长,反倒会令人吃惊。”

      问题在于,如果债权方迫使希腊政府屈服,或者是他们的绝不让步最终导致了希腊的齐普拉斯政府倒台,欧洲计划所遭受的耻辱并不会因此而减少。

      不满情绪在大陆上迅速抬头。上周,丹麦的议会选举当中,极右翼的丹麦人民党势力大张,令人吃惊,而最终,托宁-施密特领导的中左翼政府不得不黯然下台,这就是最新的证据之一。

      哪怕最后,德国总理默克尔主导的欧盟政策占据了上风,希腊被迫接受更多的紧缩来换取救援资金,对于欧盟而言,这也只能算一场皮洛士式的惨胜。

      对此,希腊人不会不明白,因为皮洛士原本就是古代希腊城邦伊庇鲁斯的国王,他赢得了对罗马人的关键之战的胜利,但胜利的代价太过惨重,于是在后面的战斗中,他注定将遭受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