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经济学人》透露的希腊危机演变史

《经济学人》透露的希腊危机演变史

  • 来源:华尔街见闻
  • 发布日期:2015-06-24
  • 浏览数:597

      一切从2010年4月30日开始。

      在第一轮希腊救援计划开始之前,《经济学人》开启了第一个以希腊为主题的封面。封面文章主题只有两个英文单字,“雅典卫城(Acropolis now)”。该封面的设计堪称一流:凌晨/傍晚的太阳映得血红,照耀着雅典卫城的雅典娜神庙(Parthenon),这是希腊的象征。一群黑色直升机正扑向雅典卫城,直升机上标着欧盟(EU)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德国总理默克尔神情严肃,配以旁白“真可怕,真可怕(The horror, the horror),”这正是她得知希腊所需确切救援金额时所讲的话。“Acropolis now”发音近似Apocalypse now,意为“世界末日到了。”“Apocalypse now”是1979年一部著名电影的名字,中文翻为《现代启示录》。



      在此之后,希腊一直是《经济学人》偏爱的封面设计主题。《经济学人》总部位于伦敦,对于希腊数次登上封面,该杂志表示:

      对于一个相对较小的国家而言,成为《经济学人》的封面是难得的荣耀(或灾难)。然而,在过去的五年里,希腊成功登上封面不下七次。第一次是在2010年5月其主权债务危机失控之时。后几次皆因频繁游离于灾难边缘,或偶尔因救助或大选事件。

      下面让我们来回顾下五年来《经济学人》的希腊主题封面: 



      2011年6月25日:封面文章为“希腊债务危机影响深远(If Greece goes.。.),”文章认为,欧洲领导人现在面对避免灾难性后果的机会,就是尽早承认现实,着手希腊债务重组。
 


      2011年11月5日:封面“希腊(Greece)”以欧元符号代替字母“e”。 



      2012年5月12日:封面文章为“欧洲的死穴(Europe's Achilles heel),”文章指出,尽管希腊退欧风险越来越高,世界经济出现危机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但欧洲仍不能勇敢面对,一直都逃避现实,留给各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2012年5月19日:封面文章为“希腊落跑(The Greek run)”,文章指出,希腊退欧(Grexit)是一个丑陋的词汇,但有可能变为现实。若希腊人担心其货币被强制转换为德拉克马而至银行挤兑,希腊命运可能更快被决定。


      2015年1月31日:封面文章为“来吧,安吉拉!(Go ahead, Angela, make my day),”文章指出,当齐普拉斯领导的左翼激进联盟在1月底大选中大获全胜之后,希腊理应是危机大结局上演之处。齐普拉斯利用大幅削减债务的要求和增加公共开支的承诺,向欧洲单一货币,也向欧洲大陆紧缩政策的设计者,德国总理默克尔发出了迄今为止最大的挑战。

      截至目前,希腊最近一次登上《经济学人》的封面是在2015年6月20日,主题为“我的盛大希腊离婚(My big fat Greek divorce),”这是继上周末“不可调和的分歧将一直存在”之后的封面主题。副标题一行“他其实没那么喜欢欧盟(He's not that into EU)”令人联想到电影“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的名字。


      七次封面汇总在一起:

      《经济学人》表示,“有人怀疑希腊还会登上更多次封面,虽然我们希望不会太多;我们的隐喻库存正在和希腊银行金库一样耗竭。”

      随着本周欧元区财长会议和欧洲首脑紧急峰会的召开,《经济学人》或许该准备设计下期封面了。事实上,《经济学人》可能很快需要雇佣更多的封面设计师,尽管在涉及希腊问题时,可能每个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现在都已耗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