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分析:西方为何“招安”希腊

分析:西方为何“招安”希腊

  • 作者:韩立群
  • 来源:瞭望
  • 发布日期:2015-06-15
  • 浏览数:746

      对美欧而言,无论如何不能抛下希腊,即便需要付出巨大代价。所以,这一次西方还是决定“招安”希腊,“剿灭”俄罗斯。 

      七国集团(G7)领导人峰会6月上旬在德国召开。从舆论上看,俄罗斯与希腊是本届峰会的两大热点,但境遇却完全不同。俄罗斯继续被西方联合制裁,希腊则得到了就债务问题继续展开谈判的机会。

      按照西方部分主流媒体的观点,G7坚持冷落俄罗斯是因为其在乌克兰问题上“不思悔改”,且还有“变本加厉”的倾向,必须继续予以惩罚。而希腊如果因为债务问题退出欧元区,不仅将冲击西方市场稳定,还可能导致其转向俄寻求援助,并且希腊国内的极左势力也可能借机坐大,这是西方绝对不愿意看到的。显然,两大主题均与俄罗斯相关。

      希腊与俄罗斯在地理上分别位于欧洲南北两个方向,两国的现代关系并不十分引人注目,遮蔽了其所能发挥的地缘政治作用。

      从历史上看,希腊对欧洲和俄罗斯的意义都非同寻常。据称,二战欧洲战事结束后,美国在是否援助欧洲重建问题上曾犹豫不决。于是欧洲人把美国的马歇尔将军请到希腊,让他亲眼见识希腊共产党的恢弘气势,宣称如果美国选择后退,共产主义将有可能首先占领希腊和意大利,然后对欧洲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实现合围。参观过后的马歇尔下定决心要帮助欧洲重建,抵御社会主义阵营在欧洲的扩张,即后来的“马歇尔计划”。

      欧盟成立后,欧洲地区的政治家们发现成员国各怀心思,很难协调各国对外政策,欧洲有媒体依照各国的对俄政策给他们起绰号,其中给希腊和塞浦路斯的绰号是“特洛伊木马”,给波兰和立陶宛的绰号则是“新冷战斗士”。2013年塞浦路斯爆发严重的债务危机,欧元区提出的解决方案之一是通过对银行储蓄征税的方式补足纾困资金。但经过调查后发现,这些储户里有很多是俄罗斯富商,塞国的很多资产也都为俄罗斯人所有,欧洲似乎有借机敲打俄的意图,因此受到俄罗斯人的严厉批评。

      如果回看更久的历史,古希腊文明虽然被称为欧洲和西方文化的根,但希腊与俄罗斯这两个国家却有着血缘般的复杂关系。从大公奥列格时代起,基辅罗斯统治者就经常干涉拜占庭事务,而与后者开展贸易等交流也是基辅罗斯汲取先进文化的主要途径。拜占庭则需要基辅罗斯帮助镇压叛乱的小亚细亚,于是两国正式结成同盟。基辅罗斯大公弗拉基米尔和拜占庭联姻,娶了公主安娜并受洗,接受了东正教,成了拜占庭的女婿。拜占庭帝国陷落后,俄罗斯自称是罗马帝国和拜占庭帝国在精神和物质上的继承人,一些俄罗斯人坚定地认为自己就是第三罗马帝国的国民,认为俄罗斯代表了人类和基督教的黄金时代,人类的未来在俄罗斯。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征服喀山之后,自封为沙皇,而沙皇即是恺撒的另一种发音。

      现在,俄罗斯是希腊最大的贸易伙伴,尽管西方制裁后俄希经贸额大幅下滑,但希腊对俄的经济依赖仍然较深。今年4月,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还曾访俄寻求援助。俄罗斯则表示,如果希腊离开欧盟,俄方将取消对希腊的食品制裁。

      从地理上看,希腊扼守重要的战略位置。它1952年加入北约,1981年加入欧盟前身欧洲共同体,2001年加入欧元区。北约有多处军事设施位于希腊境内,包括2011年轰炸叙利亚时启用的克里特岛军事基地。未来如果西方与俄发生冲突,希腊是绕不过的战略要地。希腊之于欧洲,就如同乌克兰之于俄罗斯。对美欧而言,无论如何不能抛下希腊,即便需要付出巨大代价。

      所以,这一次西方还是决定“招安”希腊。最近4个多月以来,欧元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国际债权人已经下定决心惩罚希腊,“希腊退出欧元区”这样的话几乎已经到了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的嘴边上。德国作为目前欧元区的核心,同样也没有表现出挽留的意思。但是,在最后一刻美国出场,开始对各方施压,要求妥善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维护欧元区的团结和稳定。于是,一个由左翼政党执政的希腊,在新保守主义主导的西方世界里得到了翻腾的机会。在6月30日希腊救助计划到期之前,各方很有可能再次延期偿债时限。对此,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接受采访时称,这一决定“至少在政治上是正确的”,略显无奈。也可能是基于同样的认识,希腊早已做好继续谈判的准备。与此同时,美国也将继续加大对乌克兰的援助力度,近期美乌签署了第二份10亿美元贷款担保协议,目标是帮助乌渡过债务难关,稳住当前形势。

      综合而言,乌克兰与希腊,前者是俄罗斯的战略缓冲,后者是俄潜在的战略前哨。本次G7峰会的两个重要主题,一明一暗,一攻一防,均是针对俄罗斯而来并不意外。

      七国集团最早原本是讨论经济问题的论坛。如果纯粹从经济利益上看,G7尤其是欧洲地区的领导人似乎应该采取截然相反的政策,即尽早结束对俄罗斯的制裁,疏通经贸联系,同时尽快彻底解决问题重重的希腊,为欧元区疗伤。所以,从结果上看G7的决定完全出于政治考虑,这其中美国发挥了重要作用。如果再审视一下峰会声明,会发现这家论坛对在全球贸易、金融和发展等领域的立场几乎都是在围着政治转圈。照此发展下去,其实际作用还可能进一步萎缩。

      (韩立群 作者单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