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德国总理与财长或为希腊起冲突

德国总理与财长或为希腊起冲突

  • 来源:华尔街见闻
  • 发布日期:2015-06-15
  • 浏览数:598

      德国媒体近日爆出,在对待希腊的问题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和财长朔伊布勒的冲突已经在酝酿。一个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女性,一个是从政50多年的元老,这样两个人对影响欧元区未来命运的问题难免有分歧,但是不是真到了发生冲突的地步?

      华尔街见闻文章曾提到,出于对地缘政治的担忧,德国总理默克尔准备做出让步,让希腊仍留在欧元区,但德国财长朔伊布勒认为,除非希腊政府采取措施确保其能留下来,否则愿意让希腊退出。德国《明镜》周刊网站文章也提到两人的观点分歧:

      ·
两人最初看法一致。希腊申请第一轮救助时,他们都不同意让IMF参与救助。但现在默克尔愿意让希腊留在欧元区,为此可以付出很高代价,因为希腊退出可能带来金融市场动荡等后果,她不愿冒险动摇欧盟的根基。

      · 而朔伊布勒认为,欧元区成员必须遵守规定,整个组织才能生存,希腊要准备接受“条件”才能得到帮助。他认为已经对希腊做了足够的让步。他对希腊危机能得到满意的解决结果已经不抱希望,认为希腊离开欧元区最符合欧洲的利益。

      两人的关系也很微妙:

      朔伊布勒是德国政府的元老,1972年就做了议员,当时默克尔还没高中毕业。1998年,朔伊布勒是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和基督教社会联盟(CSU)在西德下议院的领袖,那时候他还让默克尔做过自己的秘书长。后来他因为CDU捐款丑闻不得不退下前台,2000年让默克尔接任。

      现在,默克尔是政府的领导者,但朔伊布勒表现出独立的个性,他不会对任何人屈服。而如果现在朔伊布勒也反对默克尔,她就难以在议会赢得多数议员支持,所以,默克尔的命运实际上在朔伊布勒手中。

      两人都明白这种利害关系,所以不得不痛苦地竭力掩盖分歧。从性格上说,默克尔喜欢和不太老练世故的人共事,朔伊布勒显然不是那种人。他虽然欣赏默克尔渴望权力的进取心,但又觉得默克尔面对困境时太犹豫。他们俩的发言人现在要花大量时间想些委婉语,掩盖两人彼此的不满。

      报道提到一些细节:

      · 当有人问朔伊布勒是否和默克尔争吵时,他会飙出一串侮辱人的说法,还会用上“业余经济学家”这种词说默克尔。不过这话的性质可能没那么严重,因为朔伊布勒也自称“二流经济学家”,还说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是“伟大的经济学家”。

      · 朔伊布勒很清楚,在大多数希腊人眼中,自己就代表了卑鄙的德国人。他也努力改变这种坏印象,比如上周瓦鲁法基斯去柏林与他会晤,开会以前他还送给对方一盒欧元形状的巧克力,那本来是一位儿童电视节目的记者送给他的。朔伊布勒当时说:“瓦鲁,紧张的时候用来补充营养吧,你会需要它的。”

      可后来一开会,朔伊布勒听着瓦鲁法基斯列出那些要求——什么养老金不能减少、增值税不能增加、希腊想减免债务、还想要新一轮援助(德国专家估计大约得300亿欧元),他已经没兴趣和对方交流。他对手下说,觉得自己年纪太大,没法不停抽打同一群死马。

      ·  在最近一次CDU议员会议上,按惯例应该先由朔伊布勒做和希腊谈判情况的简报,这次他却说没什么可汇报的:“形势和两周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现场的与会者都会心地笑了,大家都知道,他的意思是,对希腊人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法失去信心。但朔伊布勒首先是在暗示,默克尔的斡旋没能推动谈判。

      归根结底,报道认为,默克尔与朔伊布勒在对局势的评估方面并没有冲突。两人都不相信希腊国有资产的私有化行动有任何进展,也都担心希腊政府那些朝令夕改的政策会吓跑投资者。他们的分歧是希腊面临的后果。

      从公事角度看,两人的分歧体现了他们各自肩负的责任不同。朔伊布勒要管好钱袋子,而默克尔关心的是国际舞台会发生什么,比如要是其他欧元区国家切断对希腊的援助,俄罗斯总统普京会不会趁虚而入?又比如,假如离开欧元区,希腊会不会破产。朔伊布勒不需要担心这些。

      最后,报道说,默克尔知道朔伊布勒有多顽固,可每次他最后还是守住了底线。默克尔的幕僚期望朔伊布勒会支持她对希腊的决策,哪怕内心并不情愿。但问题是,今年9月朔伊布勒就满73岁了,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容易固执己见,他还有没有可能一直那么好说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