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2400万外国游客创历史新高 旅游业能否拯救希腊?

2400万外国游客创历史新高 旅游业能否拯救希腊?

  • 作者:师琰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发布日期:2015-06-13
  • 浏览数:770

      “魅力希腊”旅行社(Meli Tours)总裁正兴致勃勃等着6月底去北京参加一年一度的北京旅游国际博览会,推广公司旗下与众不同的希腊游项目。

        随着来自中国的游客迅速增长,作为希腊旅游服务业的旗舰之一,“魅力希腊”已在北京、上海开设了办事处,并与国内的一些旅行定制公司合作,面向中国的中产阶级及知识阶层,重点推动“定制式”的希腊中高端特色旅游产品。

      希腊拥有得天独厚的爱琴海和明珠般的美丽岛屿,又身为古代西方文明和令人神往的希腊神话发源地,一直是最热门的全球旅游胜地之一,即便这几年陷入债务危机窘境,旅游业也未受到太多打击。

      去年,希腊吸引了2400万外国游客,创下历史新高,接待游客数与2011年的1640万相比,增长了46%。而同期到希腊的中国游客达到10万人次,比上一年增长了70%。

      据希腊旅游企业联合会主席安德里亚蒂斯预测,今年中国游客的增幅将在50%以上,到2021年,来希腊旅游的中国游客人数可能达到100万人。

      “魅力希腊”瞄准中国

      每年有超过1亿人次出境旅游、400万人赴欧旅游的中国市场,已经成为希腊人眼中的旅游业增长潜力来源。希腊旅游部副部长考图拉近日在雅典一个中希旅游合作研讨会上就表示,将通过改进签证程序和开通更多直飞航线等途径,争取让希腊成为中国游客赴欧首选目的地。

      在“魅力希腊”运营总监罗彤看来,来希腊的中国游客迅猛增长是事实,但主要是因为以前中国游客少,比较的基数太低。在她看来,处于历史低位的欧元汇率无疑增强了希腊游乃至欧洲游对中国游客的吸引力;而对于中国游客客源的争夺,已导致在大众化的海外旅游产品领域出现了价格战和恶性竞争势头。

      “在欧洲旅游,拼价格必然导致没法拼质量,价格恶战的结果只能是降低旅游质量,”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所以我们决定干脆放弃那块市场。”

      作为希腊唯一一家把旅行项目与文化中心结合起来运营的“文化范儿”旅行社,“魅力希腊”今年主推的旅游产品,一是拥有希腊休闲特色的旅游项目,一是体现文化深度游的“游学”项目。据罗彤介绍,公司开发的希腊神话和荷马史诗主题游在中国都深受中产人士和知识阶层欢迎,他们会带游客去一些希腊神话的发源地,参观博物馆和特色历史古迹、欣赏演出、学习希腊舞蹈、体验古希腊草药美容、参与陶艺创作等。

      希腊是西方艺术的创始鼻祖,罗彤计划下一步开发希腊作为雕塑、美术、音乐、戏剧等艺术发源地的魅力,与国内艺术院校合作,开设这类游学班。

      “我们的客人不是那种只想拍个照或享受一下的普通游客,而是希望通过旅游有所学习和感悟。”罗彤说。有意思的是,因为这几年债务危机,对于希腊的负面报道铺天盖地,中国游客对希腊的印象都是游行、示威、罢工不断,甚至民不聊生,很多人也因此犹豫是否要去;一旦去了,又会被当地的美景、普通百姓生活的平和与富足彻底改变,喜欢上那里,成为回头客。

      因为看到国内年轻人已没有语言障碍,更喜欢海外自由行的趋势,罗彤的公司也会针对这个人群提供一些碎片化的旅游产品,如“雅典黄金之旅”,用一两天时间带他们去看当年黄金时代的雅典是什么样;“闻香识雅典”,带他们参观雅典的大街小巷,香料作坊之类,了解当代雅典人的市井生活。

      罗彤本人是希腊文化专家,她出自研究希腊文化的世家,祖父罗念生是当年第一个到希腊的中国留学生,也是最早翻译希腊名著的中国学者。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罗彤旅居希腊20多年,成为两国文化交流使者,也多次在中国领导人出访希腊时作为希腊总理府的特邀翻译陪同。

      除了旅游和文化交流项目,她还在筹备拍摄一部中希合作的电影,以祖父当年在希腊留学经历作为引子,讲述希腊与中国两代年轻人之间的浪漫故事。这部电影会有80%的镜头在希腊取景,她相信这部影片在国内上映后,也会为希腊吸引更多的中国游客。

      眼下希腊政府资金紧张,因此她并不指望这部希腊旅游文化部门支持拍摄的影片能够得到资助。

      希腊旅游业发展的掣肘

      但是说到希腊旅游业的整体增长前景,她却并没有那么乐观。最主要的问题是,希腊政府对于旅游业的长远发展似乎并无可靠的规划和推动,“从今年4月开始,那些传统热门地区我们就订不到酒店了,只好婉拒雪片般的订单。”她不无遗憾地说。

      希腊旅游业在旺季的接待能力问题去年就很严重了,但是没有政府或行业组织出面来设法改变,比如根据市场形势增加酒店投入。“就像一盘散沙。”她说。

      实际上,因为希腊银行业流动性紧张,旅游项目获得贷款也十分困难。据安德里亚蒂斯说,在欧盟其它国家,旅游企业以3%甚至更低的利率就能获得贷款,希腊旅游企业能以7%-8%的利率拿到贷款就算万幸,这也成为希腊旅游业发展的掣肘。

      债务危机这几年,旅游业是希腊唯一受影响较小的行业,占希腊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经从15%增长到了20%。

      在安德里亚蒂斯眼里,债务危机既无损于希腊天然美景和众多文化古迹,经济衰退又导致旅游产品价格下降,增强了希腊在国际旅游市场的竞争力。目前希腊开发的滨海地区不到海岸线总长10%,他相信随着持续释放潜力,希腊最终的入境游客人数可能会达到每年3500至4000万人,旅游业占GDP比重将达到三成。

      不过,要想靠旅游业来拯救希腊经济,在罗彤看来并不靠谱。“希腊经济要有起色,还是得靠实体经济,不能指望依赖旅游业这种辅助行业实现经济增长。”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