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评论:希腊危机再闹也是家事

评论:希腊危机再闹也是家事

  • 作者:子衿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日期:2015-06-12
  • 浏览数:665

      MarketWatch专栏作家莱恩(MATTHEW LYNN)撰文指出,尽管希腊问题的面目正变得越来越丑陋,但是协议最终还是会达成,希腊不会真正脱离欧元区,因为允许希腊离开,就意味着欧元区将蜕变为历史上已经失败过多次的固定汇率机制,而且危机蔓延的代价也是难以承担的。

      以下即莱恩的评论文章全文:

      当着公众的面唇枪舌剑。对不诚实、不守信的做法口诛笔伐。最后期限被错过,谈判永远在路上。所有的争吵都是为了钱,过去的旧债被无视……

      如果希腊和他们欧元区的伙伴们不是一个国家组织,而是一个人类家庭,哪怕是最宽容的心理分析专家,恐怕也会建议他们停止这无谓的一切,不要在假装大家还能够在同一屋檐下开开心心生活下去了。

      可是即便如此,希腊还是很难被从俱乐部剔除出去。最后期限将会到来,又将会过去,指责也永远不会停止。可是,投资者必须明白的关键一点在于,欧元区是不大会让这个国家离开的。何以见得?因为这将意味着欧元发生永久性的变化,而且还不是向着好的方向。无论双方的关系恶化到怎样的程度,总是有希望达成最后的妥协的。

      最近几天当中,希腊大戏上演到了苦情的新高潮。周末,一直以来都试图主持一场妥协的欧洲委员会主席容克公开指责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说他言而无信。

      “我和齐普拉斯之间在个人层面并无任何问题。”容克表示,“他是我的朋友。可是,坦白地说,要维持这段友谊,他至少也需要尊重一下最低限度的规则。”齐普拉斯对此的反应是发出警告,称如果欧洲不能和他的国家达成妥协,那么整幢大厦都将坍塌。“这将成为欧元区末日的开端。”他对意大利《晚邮报》表示,“一旦希腊完蛋了,市场肯定会立即开始去寻找下一个。如果谈判失败,欧洲纳税人将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

      矛盾的核心其实从来都不曾改变过。希腊未能满足与德国和法国等国家共享同一货币必须满足的要求,而其他国家没有尽力去保证这个南欧邻居的生存。结果就是,希腊发生了发达世界1930年代以来所仅见的深度衰退,债务问题彻底脱出了控制范围,最新数据显示,该国的债务已经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80%。

      在国际货币基金的一些债务偿还上,希腊已经跳票,而今年夏季,还有更多的债务需要他们偿还,不然就无法满足欧洲方面的要求。可是,除非希腊政府能够进一步削减公共支出,增加税收,并且持续进行经济改革,不然的话,欧盟其他国家都不会再愿意借给他们更多的钱——然而,齐普拉斯和他的左翼党之所以能够当选,正是因为希腊人已经彻底厌倦了这些欧盟强加给他们的要求。

      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协议,希腊脱离欧元区的风险就会大增。近日以来,希腊债券收益率再度直冲云霄,主要原因也正在于此。

      风险是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出来的,因此市场的神经自然很难不紧张。关键是,这一切也使得人们再度开始审视那些将所有欧元区国家结合为一体的因素。“无可争议的一点是,一旦一个家庭宣布和一个孩子彻底脱离关系,这个家庭就永远不会再是从前那样了。”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上周在巴黎Amundi世界投资论坛发表讲话指出,“一个国家离开了欧元区,结果也是一样。”

      千真万确。事实上,希腊之所以还在单一货币区内,有两个因素一直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同样是这两个因素,在未来还将继续迫使其他欧洲国家救援希腊,不管他们看希腊的作为多不顺眼。

      首先,正如萨默斯一针见血地指出的,这不单单是个经济组织,同时也是个家庭。如果他们允许希腊离开,单一货币的本质就会发生永久性的改变。欧元区将不再是一个不同国家的金融资产共同体,而是会堕落为一个固定汇率机制——而历史会告诉我们,这样的固定汇率机制已经失败了无数次。

      如果得克萨斯州陷入一场危机,那么纽约州和加利福尼亚州不管有多少抱怨,都会伸出援救之手,这一点毋庸置疑。在不得不出手的时候,伦敦和曼彻斯特也不会坐视威尔士完蛋。如果欧元区诸国不愿意彼此帮助,那么这个组织就会变得松散得多,不正式得多,而散沙一盘的组织是很难获得长期成功的。

      一旦希腊离开欧元区,未来的几年,乃至几十年当中,欧盟都将被质疑和指责所包围,他们将为自己在希腊问题上的所作所为而深感内疚。当然,他们也可能会克服这一切而继续前进,但是现在就打如意算盘显然太过孟浪。

      第二个重要因素是传染性。现在,一切都被防火墙包围着,没有人真正知道希腊脱离可能造成的后果。“希腊的违约将造成雷曼兄弟式的金融失败。”高频经济公司在本周的一篇研究报告当中强调,“当如此重大的变故发生,没有人能够确定会有怎样超过预期的后果。”

      诚哉斯言。单单看国内生产总值,希腊只占整个欧元区3%的比例,可说微不足道,哪怕这个国家彻底消失,只要一年时间,得体的经济增长就可以将失掉的产出完全补回来——可是,没有人知道该国所有的债务到底是如何分布,也不知道相应的债权人受到的金钱损失又会带来什么影响。

      双方的领导人对彼此的愤怒和敌意都与日俱增。可是,要到了较真的时候,大家也都知道,谁都承担不起谈判破裂的后果。

      欧元区是个机能失调的家庭,成员之间的共同之处实在太少。可是,正如人类社会的经验告诉我们的,哪怕再机能失调,一个家庭当中的成员也可以在一起生活很长的时间。

      破裂的一天或许总会到来。可是,至少在目前看来,那一天距离现在还有相当的时间,在此之前,投资者还可以保持安心,不必为那些噪音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