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真相:欠债并不因为“高福利”

希腊真相:欠债并不因为“高福利”

  • 来源:中金网
  • 发布日期:2015-06-11
  • 浏览数:2974


      希腊并非是高福利国家,而是低福利国家,何谈高福利导致了希腊债务危机呢? 

      真相之一是:希腊是标准的低福利国家


      欧债危机以来,希腊被当成了高福利国家的典型代表,但这是真吗?也有人说,高福利的北欧确实成功了,但高福利的南欧却失败了。但人云亦云的事情往往经不住深入的推敲。

      南欧从来就不存在什么高福利,所谓希腊是高福利国家都是赤裸裸的谎言,而且也就是这一两年才被媒体广泛炒作的谎言。其实世界主要国家的福利程度在学术界早就有共识,那就是北欧高于西欧,西欧高于南欧,南欧国家根本就不是高福利国家,而是低福利国家。

      欧债危机中,希腊几乎成为了“明星”国家,但是翻看媒体的报道几乎都是一边倒的批判希腊的高福利制度。而希腊的福利水平其实远远低于欧盟的平均水平,更是低于真正的福利国家水平。

      媒体并不能全信,特别是西方媒体。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谈判时,西方也炒作了一阵子“中国已经是发达国家”的论调,而当时中国人均GDP刚刚达到1000美元,而要成为真正的发达国家,至少要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也就是说,当时中国的人均GDP仅仅是达到发达国家最低标准的二十分之一。而当时西方媒体炒作中国是发达国家纯属是政治需要,这也凸显了西方的舆论霸权。希腊遭遇的就是与当时中国相同的情况。

      希腊的福利水平到底有多高呢?在希腊,社会福利支出占GDP的比重仅为20.6%,不及欧盟的平均水平;而法国社会福利开支占GDP的34.9%,英国社会福利开支占GDP的25.9%,德国社会福利开支占GDP的27.6%,欧盟27国平均社会保障支出总额占GDP的26.9%。北欧的丹麦社会保障支出更是约占GDP的三分之一,这些都远远超出希腊水平。

      可以说,希腊是莫名其妙的“被高福利”了,而在之前任何经济资料中都没有将希腊当成过高福利国家的记录。民间俗语有谓“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在西方舆论霸权面前,希腊不服不行。

      而西方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因为希腊欠债了。欠债该如何还?必须消减政府开支。而政府如何消减开支?当然是消减民众的福利了。因此英国、美国都炒作希腊是福利国家,其实是为了让希腊消减福利,而希腊人民当让不愿意,因为希腊本来福利就低,如果再消减那怎么受得了。

      2011年的希腊面对高达17.6%的失业率,将近10万的失业人口,福利其实少得可怜,仅仅是发放最基本的退休或退养金方面希腊就用掉了其福利开支的90%,而用在家庭、医疗、失业和社会救助等方面的资金只占3.2%左右。

      希腊的失业保险项目只能覆盖极少数的失业人群,事业方面的福利开支也一直很低,且只有长期、不间断的失业者,才能申请失业救助金。通常情况下,福利制度国家的失业保险开支与失业率成正比,但希腊的失业保险金多少年来,并没有随不断攀升的失业率而增长。希腊的失业补助开支还不到GDP的0.1%,仅仅为欧盟国家平均水品的五分之一,与丹麦、瑞典这样的高福利国家相比,显得微不足道。在希腊,家庭仍然是给失业者替工救济和庇护的主要单位。

      真相之二是:希腊债务危机拜雅典奥运所赐

      其实希腊的高负债并非是因为“高福利”,而是因为举办2004年奥运会的亏损所致。希腊是个小国,其人口不过1100万,这个数字还不及我国上海市常住人口2300万的一半,这样一个小国,却要承办一场奥运会,其财政负担可想而知。

      雅典奥运会最初的预算为46亿欧元,这是2000—2004年希腊财政总收入200亿欧元的四分之一,可谓不小。而事后雅典奥运会总开支大约160亿美元(130亿欧元),几乎是预算的三倍,雅典奥运会刚结束,《经济学人》杂志就替雅典算了一笔经济账,除去商业赞助、门票销售和其他商业活动获得收入之外,希腊的纳税人还必须承担3亿美元的奥运会组织费用、15亿美元的安全保卫工作费用、70亿美元的其他费用。场馆建设和安全费用的大幅提升是亏损的一大因素。

      雅典是“9.11事件”后举办的首届奥运会,史无前例的8万安保人员和众多的北约舰船出动,希腊人几乎倾其所有的款项用于支付安保费用,平均每个希腊人要为此付出100多美元。雅典奥运会在安全费用方面的支出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近6倍,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50倍。希腊奥运会也是自1952年芬兰赫尔辛基奥运会之后,52年来第一个由小国举办的奥运会。其结果就是雅典奥运会是自1992年奥运会以来4届中亏损最大的。如果这些亏损在今后5年通过增税补足,则每年需要征税约5.5亿欧元,相当于希腊2000年财政收入的十分之一。这才是希腊财政赤字的主要原因所在。

      真相之三是:极端多党制加剧希腊危机

      另外希腊危机也有其他原因。希腊面临债务危机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就是社会管理失范的问题。研究发现,凡是出现主权债务危机的国家,在政治上都是极端多党制国家。西方多党制一般分为一党独大制、两党制、温和多党制和极端多党制四种,北欧国家主要是社会民主党一党独大制,英、美是两党制,德、法是温和多党制,而爆发主权债务危机的希腊等国基本都是极端多党制。

      比如希腊危机爆发时的议会产生于2009年10月,各政党的议员人数组成是: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160人,新民主党91人,希腊共产党21人,人民东正教阵线15人,激进左翼联盟13人。爱尔兰也是极端多党制国家,最近两次众议院选举均有超过10个以上的政党参与角逐,目前众议院共有6各政党享有席次。在意大利,参加竞选的党派或政治组织不下30个,在议会中获得席次的有10个左右。

      在一般情况下,一个国家党派越多,财政纪律就越差,国家欠债也就越多,管理也越乱。而现在被迫消减支出的国家,就是这种“财政赤字大到再也拖不下去”的国家。而民主并不能阻止国家举债,比如在美国虽然设定了政府债务上限,但这一上限在过去10年却被上调了10次,几乎成为儿戏。

      希腊地下经济规模庞大,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中位居第一。希腊“全民逃税”,根据希腊媒体引用希腊企业联合会的估算,希腊全国每年偷逃税款高达300亿欧元,相当于GDP的10%。据估算,不向政府纳税、不为职工办理任何保险、无法纳入政府正常经济统计系统的的“影子经济”,占希腊国内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

      在希腊,如果病人上私人诊所看病,最好用现金,而不是信用卡,另外,大多数医生不会给病人开收据,这样就可以逃税了。去年,希腊政府做过一项调查,在雅典一个高收入社区的150多名医生中,超过50%的人说自己年收入少于3万欧元,甚至还有3万多人居然说年收入少于1万欧元。这样的结果让财政大臣康斯坦丁疑惑不解:就那么少的收入,你们怎么可能住豪宅、开名车、养游艇,还把子女送往收费高昂的私立学校念书?希腊有一种流传很久的说法:希腊是一个挤满了富有群体的贫穷国家。

      政党越多的国家,选举越频繁。在意大利,总理的平均任期是一年,在日本也是“十年九相”。极端多党制国家这种频繁的政治选举,费用也非常高。根据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近期的一份研究报告,贿赂、献金和其他公职腐败致使希腊政府每年损失200多亿欧元,相当于希腊GDP的8%。

      真相之四是:公务员福利过高,希腊患上“民主病”

      另外希腊民主制度也导致公务员福利最高,因为现在西方国家都面临着民众投票热情不高的情况,很多大选民众投票率都不到一半,因此投票率较高的公务员成为了各政党争夺的票仓,因此都向公务员许以各种承诺,公务员待遇过高成为了多党制国家的通病。

      在希腊,公务员不仅有法律保障铁饭碗,他们还能享受超高福利。希腊公共部门雇员一年有14个月的收入,一年至少有一个月的带薪休假,58岁就可以退休,退休后一年领取14个月的养老金。但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是公务员的待遇,而不是普通民众。

      我们很多媒体在说希腊高福利时都引用这个案例,其实是犯了以偏概全的毛病。在希腊,政府部门的公务员数量占全国劳动人口的10%,这一比例是英国的5倍,如果算上公共部门的劳动人口,希腊公务员的比例会更高。因此,希腊面临的不是“福利病”,而是“民主病”。

      总之,希腊发生债务危机是多方面因素构成的,但这些原因没有一个是因为高福利导致的,因此高福利绝对不是头号因素。其他欧洲国家炒作希腊福利过高,其实是为希腊消减福利创造借口,这如同当年中国“入世”时将中国炒作成发达国家一样,背后都是舆论霸权在作祟。

      真相之五是:消减福利绝不是应对债务危机的上策

      但消减福利绝不是应对债务危机的上策,相反却是导致希腊经济衰退,迟迟走不出危机的原因。国际经验早已表明,一个国家福利越高,抵抗经济危机的能力就越强,因为当一个国家存在福利保障,经济危机来临时,这个国家就不会产生过度的需求萎缩,因此不会发生经济衰退。

      而现代社会经济危机的次数并没有减少,其危害程度也没有降低,但并没有出现资本主义早起那种灾害性局面,其根本原因就在于现代国家都健全了各种福利和社会保障制度,这些制度大大抵御了经济危机的冲击,而希腊在经济危机时发生了经济衰退,其实就是因为希腊的社会福利水平太低所致。

      阿姆斯特丹大学教授巴巴拉.韦斯特说:希腊这些南欧国家在失业保险方面,比欧洲大陆福利国家和北欧社会民主主义福利国家要少得多。

      这也是北欧福利国家在应对当前的危机时,远比希腊做得更好的原因之一,因为前者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维持民众的生活标准,而后者则不能。当前希腊面临的最严重的经济问题就是经济持续衰退,而导致这一问题的不是福利过高,而是缺乏福利保障导致的消费低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