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国际金融报社论:希腊解危更需大智慧

国际金融报社论:希腊解危更需大智慧

  • 来源:国际金融报
  • 发布日期:2015-06-08
  • 浏览数:600

      希腊的还债戏就要演不下去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条款把债权人与债务人都救了。
  
      这一不起眼的小条款其实就是一个“拖字诀”。6月5日本是希腊首笔贷款的还款日,整个6月希腊要还的贷款有4笔,一共16亿欧元。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世纪70年代制定的一个条款,成员国可以要求将一个自然月内到期的多笔本金欠款合并。希腊可以将6月到期几笔债务合在一起,到6月30日统一偿还。
  
      当然,这一条款启动的次数并不多,毕竟耍这种“花招”延迟还款,对一国信誉而言得不偿失。在IMF的历史上,只有赞比亚在上世纪80年代选择将多笔欠款合并为一笔。
  
      不管怎么样,希腊没按时还款,但又不能算违约。这个小条款就像“及时雨”一样,让各方都松了一口气。其实,细心去找,类似的条款还有很多。过去数年的欧债危机,“拖字诀”几乎已经成为解决矛盾的标准程序。
  
      “拖字诀”往往是债权人的拿手好戏,因为在“威逼”失效后,要给“利诱”一点时间,比如“改革换贷款”计划实施。据悉,经过数周的内部辩论,希腊债权人拟定了一份新的“改革换援助”的提案,准备拿出72亿欧元的纾困基金给希腊。
 
      所谓“改革换贷款”,其实就是债权人先提供一些临时性援助,帮助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度过今年夏天的偿债危机。当然,这是有代价的,即希腊方面要承诺加快经济改革步伐。等到齐普拉斯一旦实施改革后,鱼就上钩了,因为希腊有任何改革倒退的举动,债权人就会威胁后面的融资断绝。
  
      如此简单的计谋,希腊不可能看不见。就拿债权人提出的基本预算盈余(不包括债务利息支付)占GDP3.5%的中期目标,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3.5%的基本预算盈余意味着,政府将不得不进一步砍掉开支,不得不发起新一轮的开支紧缩。要知道,削减开支已经令希腊深陷萧条,继续削减将使萧条更为深重。
  
      问题关键不在于希腊执政当局,而在水深火热中的汹涌民意,或者说,代表这些民众的各种派别的结盟与分裂。
  
      日前,欧洲方面的一份调查显示,有80%的希腊人不想退出欧元区,而65%的希腊人愿意为了留在欧元区做出更多的牺牲。这一数据出来后,债权人队伍里立刻多了好多“鹰派”。一些欧元区小国,如荷兰、比利时和芬兰等,越来越不愿意对希腊采取温和立场。
  
      很明显,“拖字诀”对欧元区是有利的。通过大规模收购民营金融机构原先持有的希腊债务,欧元区已经建立起了针对希腊债务违约的防火墙,大致可以保证即使希腊宣布无力偿付国债,欧元区其他经济体也不会立刻就受到直接的致命冲击。其实,这也是欧盟主导的援助计划的一个核心要素,即任何一国债务问题,都必须压制在一国内解决,不可蔓延到欧元区其他国家。至于如何恢复希腊经济,则肯定不是欧元区老大们考虑的第一要素。
  
      一个是欧元区的霸主梦,一个是小国家的求生计,这才是希腊问题的死结。法德一门心思逼迫无路可走的希腊重新服从三驾马车的经济指挥。甚至还可以借此立威,震慑意大利西班牙等几个同样对紧缩政策不满的国家。
  
      其实,威逼也好,利诱也罢,希腊危机,乃至整个欧债危机有结束的一天吗?个人、企业之间,“拖字诀”之类的三十六计,可以轮着来一遍。但国与国之间,尤其是欧元区内部成员国之间,这类相互拆台、相互防备、相互算计的“宫斗剧”,只是小聪明,不是大智慧。在任何情况下,欧洲债权国都应该认识到,灵活处事可以给予希腊复苏的机会,也符合它们自己的利益。希腊也不过是要求有尊严的妥协而已。正如希腊劳工部部长说,如果达不成“有尊严的”妥协,那么希腊只能重新举行选举。

      (本文刊登于《 国际金融报 》( 2015年06月08日 第0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