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二战赔款的三国游戏

二战赔款的三国游戏

  • 作者:付碧莲
  • 来源:国际金融报
  • 发布日期:2015-05-18
  • 浏览数:858


      一笔70年前的旧账,三个处境微妙的国家。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历史在前;5月18日希腊与欧盟“现金换改革”谈判在后,这一场希腊、俄罗斯、德国三国的二战赔款游戏,看点越来越多。
  
      希腊紧咬的德国二战赔款,一直被看成是债务谈判之余的“撒娇”。但俄罗斯也表明赔款意向后,“撒娇”味道就变了。谁受得了一头熊撒娇?
  
      更让欧盟不安的是,希腊与俄罗斯越走越近了。
  
      据希腊媒体报道称,俄罗斯政府已提供了一些此前从未动用的档案,帮助希腊调查德国可能需要向其支付的二战相关赔款。据悉,目前这份档案已通过俄驻希腊大使移交给希腊政府。
  
      除此之外,俄总统普京还极力向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推介修建一条穿越黑海、通往土耳其的油气管道,项目金额约20亿欧元。
  
      希腊虽小,位置重要。希腊通常被认为是通向地中海地区的大门,也是北约在巴尔干半岛的一个关键前哨。素有“末日博士”之称的国际知名投资者麦嘉华分析说,一旦希腊退欧,希俄交好,这将在本质上为俄罗斯进入地中海地区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当然,希俄交好,也许只是一个憧憬。暨南大学教授、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吴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希腊现在的状态是在欧盟和俄罗斯两者之间不停地摇摆,以求达到某种平衡。毕竟,希腊并未准备好完全脱离欧盟,它只是想获取更有利于自己的条件与环境。”
  
      赔款筹码
  
      尽管齐普拉斯强调提出二战赔款与希腊同债权人的谈判没有任何关系。不过,这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现金流告急的希腊政府不仅忙着同欧盟等国际债权人展开谈判拉锯战,还忙着想方设法向德国索要二战赔款。 
  
      其实,希腊并不是现在才提出二战赔款问题,但是最近有了俄罗斯方面“将对其提供相关协助”的表态之后,希腊政府显然更加紧咬着这一问题不松口。
  
      自希腊左翼政党在今年1月上台成立新政府以来,就多次要求德国支付二战赔款。2月,希腊新总理齐普拉斯在就任后的首个议会演说中就明确提出,要求德国支付二战赔款。他说:“对于希腊人民、历史以及所有欧洲人民来说,希腊都背负道德义务。这些人民对抗纳粹时顽强斗争,付出血的代价。我们有义务向德国追回占领期间的贷款和赔偿金。”
  
      新一届的希腊政府随即积极行动起来。3月,希腊议会通过动议,成立专门委员会——希腊战争赔款委员会向德国索要二战赔款。希腊外长科恰斯进而提出成立由德国和希腊专家组成的委员会以解决战争赔偿问题。3月下旬访问德国期间,齐普拉斯当面向德国总理默克尔提出了二战赔偿问题。
  
      至于希腊索要赔款的具体金额,希腊政府最初提出的数字是1620亿欧元。希腊知名政客马诺利斯·格列索斯解释说,1620亿欧元的赔款额均有历史依据。1946年在巴黎举行的一次国际会议确定德国应向希腊赔付7亿美元补偿,考虑通货膨胀因素应为现在的1080亿欧元(约合1222亿美元);纳粹德国从希腊强行借走3.5亿美元,应折合成现在的540亿欧元(约合611亿美元)。
  
      不过,之后希腊又提高了赔款的金额。希腊财政部副部长季米特里斯·马达斯说,希腊总会计办公室经计算得出:德国应向其支付2787亿欧元(约合3120亿美元),这包括二战时纳粹强行从希腊中央银行“借走”的103亿欧元“贷款”。
  
      各界普遍认为,希腊与德国近期因减债问题已经不睦,如今再次追讨二战赔款势必加剧两国的紧张关系。显然,希腊政府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那么,为何希腊政府要在此时提出二战赔款问题,进而死咬住这个问题向德国步步紧逼?
  
      “尽管齐普拉斯强调提出二战赔款与希腊同债权人的谈判没有任何关系。不过,这无疑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吴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虽然,希腊向德国索要二战赔款并不能为其在与债权人的谈判中赢得更多的筹码,但是这在一定程度上展示了希腊外交的独立性,也是希腊在向世界展示其主权独立性。”
  
      吴非表示:“希腊新一届政府在此前的大选中向选民提出了诸多承诺,因此现在更需要对希腊国内的民众有所交待,这也是为何希腊政府在与欧盟等国际债权人的谈判中始终坚持不妥协的原因所在。”
  
      齐普拉斯在其首次国会演讲中就明确表示,拒绝延长国际社会的资金援助计划,坚守竞选承诺,废除希腊“残酷无情”的财务紧缩政策。他说:“救助计划已经失败。我们要在方方面面把话说明白,我们拒绝谈判。我们不会拿国家主权进行谈判。”对希腊国内则废除多项财务紧缩政策,包括:恢复养老金红利、取消物业税、以及提高最低工资等多项举措,旨在减轻希腊百姓的经济负担。
  
      各取所需
  
      除了“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的简单逻辑,俄希高调合作背后有更实质的利益,毕竟希腊是地中海的门户。在希腊新政府努力践行自己的竞选宣言的同时,国库空虚的现实状况显然也是希腊政府拿二战赔款问题大做文章的一大动力。 
  
      希腊目前负债已经超过3000亿欧元,大约是其经济产出的174%。按照希腊政府最新提出的德国需向希腊赔偿2787亿欧元的说法,也就意味着二战赔款几乎就可覆盖希腊的全部债务。
  
      希腊政府的如意算盘打得好。俄罗斯的声援也给了希腊政府更多的希望。希腊媒体报道称,俄罗斯政府在提供此前从未动用的档案,帮助希腊调查德国可能需要向其支付的二战相关赔款。
  
      “当新一届希腊政府向俄罗斯抛出橄榄枝而试图强化两国关系时,俄罗斯政府显然同样找到了从中可得的利益与好处,所以两国关系迅速升温。”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可以想见,单就德国二战赔款这一问题,俄罗斯方面肯定掌握着更多的希腊所没有的资料。”
  
      俄罗斯向希腊提供帮助,也是有原因的。“自从克里米亚入俄事件发生以来,欧盟就开始针对俄罗斯实施一轮又一轮的制裁,各种制裁措施的确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中给俄罗斯经济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如今希腊与欧盟因债务谈判而陷入对峙局面,此时俄罗斯与希腊走近,显然不失为一个突破口。”上述分析人士进而指出。
  
      当然,俄罗斯与希腊如此高调地“秀恩爱”,也绝不会是局限于所谓“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的这种简单逻辑,实质的利益才是所有行动的最大推动力。
  
      4月,齐普拉斯到访俄罗斯。两国首脑表示,将加强合作,全面重启双边贸易。双方将在能源领域进行更紧密的合作,普京极力向齐普拉斯推介修建一条穿越黑海、通往土耳其的油气管道,项目金额约20亿欧元。此后,希腊能源部长已宣布,双方将很快签署意向书。 

      对希腊来说,一旦这一项目得以落实,它将成为欧盟重要的油气过境国。希腊或因此获得俄罗斯天然气价格折扣,同时有望每年从参与管道延伸项目中获取约5亿欧元的利润。而对俄罗斯来说,则是进一步为能源输出奠定基础。 

     麦嘉华分析指出,克里米亚入俄后,俄罗斯挺进地中海地区的可能性很大,因为黑海与地中海相隔非常近,而希腊如果退出欧元区,本质上为普京进入地中海地区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因为希腊通常被认为是通向地中海地区的大门,也是北约在巴尔干半岛的一个关键前哨。 

      除了为希腊向德国索要二战赔款提供帮助之外,俄罗斯本身也有意同德国算一算旧账。据悉,俄罗斯国家杜马已成立工作小组,以清算卫国战争时期德国对苏联造成的损失,并打算在确定金额后向德国提出赔款要求。据塔斯社报道,俄议员米哈伊尔·杰格佳廖夫表示,德国基本没向苏联赔偿过相关损失。
  
      根据《雅尔塔协定》,苏联拿走了一些留在本国的德国资产。尽管苏联和东德就停止索赔签署了协议,但并未与西德签过类似协议。杰格佳廖夫认为,这意味着“问题没有解决并亟待解决”,且“德国在欧盟推行非法的对俄制裁,这是在继续伤害俄罗斯”。在杰格佳廖夫看来,赔偿总额应该不低于3万亿到4万亿欧元。
  
      在吴非看来,俄罗斯无论是帮希腊向德国追讨二战赔款还是自己向德国索要赔款,是在整体的新的意识形态下的一种做法,“通过克里米亚问题和乌克兰危机事件,俄罗斯意识到应该建立一种让西方国家尊重俄罗斯的趋势。”
  
      “从宗教的角度来看,希腊与俄罗斯都是东正教国家,尤其希腊东正教对东欧国家、欧盟国家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俄罗斯协助希腊来向德国追讨二战赔款,可以赢得很多东正教国家对俄罗斯的认同与尊重。”吴非指出。
  
      长期朋友?
  
      俄希能好多久?希腊的态度还很难判断,它现在的状态是在欧盟和俄罗斯两者之间不停地摇摆,以求达到某种平衡。希腊与俄罗斯这两个如今同样被欧盟刁难的难兄难弟,彼此间的纽带正越来越紧。
  
      5月11日,希腊政府方面消息人士说,俄罗斯财政部副部长谢尔盖·斯托尔恰克在与希腊总理亚历克西斯·齐普拉斯通电话期间向后者抛出“橄榄枝”,邀请希腊加入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成为第六名成员。这名消息人士还说,齐普拉斯把这一邀请视为“惊喜”并展现出兴趣,表示将仔细研究俄方提议。
  
      希腊执政党左翼联盟在通报中称,“总理感谢斯托尔恰克,称邀请希腊成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成员使他惊喜。齐普拉斯表达了希腊的兴趣,并承诺会仔细研究该建议,在他访问参加将于6月18日-20日举行的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时,将有机会与金砖国家领导人讨论该建议。”
  
      一些分析师认为,由于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资金主要用于支持金砖国家和其他新兴经济体及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希腊一旦加入,势必会为纾解自身财政困境找到新的渠道和路径。
  
      不过,德财政部发言人则表示,一国从另一国借贷“根本没什么大不了”,但需要注意的是,俄罗斯方面开出的条件是“希腊加入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并非“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借款给希腊”。
  
      对此,上述分析人士表示:“虽然俄罗斯只是提出邀请希腊加入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而非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借钱给希腊,但是一旦希腊成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员国,希腊就很可能以小额的会员资金而获得大量的来自金砖国家的投资。同样,对于金砖国家而言,希腊是一个具有投资价值的地方,而目前希腊正处于价值洼地。”
  
      与此同时,俄罗斯方面也已多次表示,如果希腊方面提出援助的请求,俄罗斯会考虑对希腊提供财政援助。另外,俄罗斯也准备好讨论放宽对希腊食物产品的限制。俄罗斯此前限制希腊食品进口,作为报复欧盟因乌克兰冲突对其施加制裁的一部分。
  
      而作为对俄罗斯所展现的热情的回报,希腊方面多次公开表示,反对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政策。齐普拉斯多次重申,希腊反对欧盟以乌克兰战乱为由制裁俄罗斯。他称制裁这种方式毫无意义,呼吁通过谈判拿出解决方案。据希腊媒体报道,希腊新任国防部长Panos Kammenos还曾对俄罗斯“非法侵占”克里米亚的行为表示认同,“我们感谢普京总统保护克里米亚地区希腊正教的兄弟姐妹”。
  
      近日,希腊方面更是明确表示,虽然希腊作为欧盟成员国必须跟随欧盟制裁俄罗斯的政策,但是希腊并不认同这样的政策,而且希腊愿意在欧盟和俄罗斯之间进行调解,以缓和两者紧张的关系。
  
      不过,希腊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是否会继续朝着愈加紧密的方向发展呢?
  
      对此,吴非表示:“希腊的态度还很难判断,它现在的状态是在欧盟和俄罗斯两者之间不停地摇摆,以求达到某种平衡。毕竟,希腊并未准备好完全脱离欧盟,它只是想获取更有利于自己的条件与环境。”
  
      “而能维系希腊与俄罗斯之间友好关系的基石,还是现实利益。如果失去了彼此相互利用的价值,那么很多的表面功夫也就都不需要做了。”上述分析人士进而指出。
  
      其实,到目前为止,希腊一直都未能从俄罗斯那里得到实际帮助,无论是以低价天然气供应的形式,还是以俄罗斯方面豁免欧洲食品进口禁令的方式。而据克里姆林宫5月8日发布的一份声明称,普京在一次电话会议上向齐普拉斯表示,俄罗斯向希腊提供融资的承诺需要与后者参与一个天然气管道项目为前提,这个项目旨在将俄罗斯的天然气通过土耳其输送到欧洲。
  
      该份声明称:“在那种条件下,俄罗斯方面才会确认考虑向希腊政府以及将在该项目中展开合作的私人公司提供融资的意愿。”
  
      欧盟强硬
  
      欧盟有它自己的体制与规范,不可能因为希腊与德国之间这种历史问题的纠葛而在原则上做出任何让步
  
      希腊与俄罗斯在一边打得火热,那么欧盟方面又会有怎样的反应呢?或者该问,希腊与俄罗斯贴近的举动为它在与欧盟的谈判桌上增添的筹码吗?希腊重提旧账向德国追讨二战赔款,是否能为其在与欧盟的谈判中赢得更有利的条件呢?
  
      在齐普拉斯于4月8日抵达莫斯科前,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曾警告说,欧盟不能接受脱离对俄一致政策的行为,建议希腊不要因为与俄罗斯进行交易而疏远了欧洲的伙伴国,希腊不能破坏欧盟内部的团结。在他们看来,希腊与俄罗斯关系升温,意味着对欧盟的背叛。
  
      吴非也认为,欧盟与希腊的债务谈判不会受到希腊向德国追讨二战赔款这一事件的影响。“欧盟有它自己的体制与规范,不可能因为希腊与德国之间这种历史问题的纠葛而在原则上做出任何让步。”
  
      吴非分析,“即使在希腊的债务谈判问题上做出一定的让步,那也是微乎其微,而且更多也是出于缓解希腊国内金融系统危机的考虑。”
  
      5月12日,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欧盟第一副主席Frans Timmermans敦促希腊政府及其债权人应在5月18日举行的“现金换改革”谈判中取得进展,同时警告称在希腊违约的问题上没有“B计划”。
  
      此前,欧元集团主席Jeroen Dijsselbloem声称,尽管欧元区债权人与希腊之间的谈判取得进展,但是,定于5月18日举行的欧元区财长会议可能不会达成共识。德国财长Wolfgang Schaeuble也公开表示,他认为5月18日的财长会议并不能敲定协议,并警告希腊或债务违约。
  
      以德国为核心的欧盟集团坚持希腊必须以改革换取援助,而希腊则否决一定财政紧缩政策。而在双方僵持不下且谈判始终毫无实质性进展的情况下,外界对于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猜测也始终没有断过。
  
      近日,有两位知情人士透露,欧元区政府正考虑为希腊打造一个援助计划,以便在该国被迫退出欧元的情况下为其经济提供缓冲。但希腊政府似乎并不期望需要这样的帮助。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表示,他并未考虑退出欧元区,并正专注于获取他所需要的援助拨款以避免违约。
  
      不过,其中一位知情者表示,即便如此,欧洲官员仍在考虑一旦希腊“退欧”事件真的发生,如何建立机制将希腊在政治和经济上圈起来,以免欧元区其余国家受到冲击。
  
      在麦嘉华看来,为牵制俄罗斯在地中海地区的影响力,欧洲永远也不会允许希腊退出欧元区。在接受CNBC采访时,麦嘉华表示:“这是一个被很多人忽略的政治问题。如果希腊离开欧元区,以美国为首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都非常担心俄罗斯将会在地中海地区建立更加紧密的伙伴关系。”
  
      其实,从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来看,双方也并不是一味地对峙关系。在彼此制裁与反制裁的关系中,德国、法国等国家元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之间始终有会晤与沟通。“欧盟显然意识到与俄罗斯之间需要一个‘缓冲带’。而希腊则正可以充当‘缓冲带’的角色,一旦有了‘缓冲带’,欧盟领导人今后也就不必做出明显违背美国意志而亲赴俄罗斯与普京会谈的难事了。”吴非表示,“对于希腊与俄罗斯之间的这种亲密,欧盟其实不会反对,反而担心的是希腊担不起这样的政治角色,就怕‘恨铁不成钢’。”
  
      吴非也分析:“希腊、俄罗斯、欧盟三者关系错综复杂,但是三者的需求其实不一样。俄罗斯与希腊走近甚至愿意帮希腊向德国追讨二战赔款,是展示俄罗斯外交实力;希腊想借二战赔款问题及与俄罗斯的亲近来为自己在谈判中赢得更有利的条件,同时也是想拖延时间来缓和国内的矛盾;欧盟其实同样也是在拖,想等欧盟经济变好,从而能更有作为。”
  
      “从目前来看,三者是朝着三赢的方向在发展。至于未来,则一切皆有可能。”吴非表示。
  
      道阻且长
  
      如果希腊同欧盟之间一直谈“退不退欧”的问题,希腊政府及民众最终会崩溃,而欧元区民众也会觉得不耐烦。因此,二战赔款问题只是双方谈判中的一个新议题而已,彼此并不在乎这一议题的结果会如何。

      当下,希腊与俄罗斯联手就二战赔款问题紧咬着德国不放,而作为被要债的对象德国真的会拿出钱来赔偿吗?
  
      2013年,上一任希腊政府曾提出了向德国方面索要战争赔款,但遭到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的否决。日前,加布里尔再次表态称,希腊人将援助协议与二战赔款混淆起来只会阻碍援助希腊的进程,对解决希腊与债权人的问题毫无帮助,“老实说,我觉得这样做蠢极了。”
  
      德国政府方面同样称,向希腊支付二战赔款可能性为零。
  
      二战之后,18个战胜国于1945年秋冬在巴黎召开会议,讨论德国的二战赔偿问题。会议决定各个国家有权利没收各自领土内的德国海外资产,此外还制定了赔偿在各国间的分配比例。希腊也参与了巴黎赔偿会议的谈判,在分配方案中享有4.35%的物质赔偿和2.7%的其他方式赔偿。
  
      1953年同盟国签订了《伦敦债务协定》,减免了德国一半的债务。1990年,苏联、美国、英国、法国和联邦德国、民主德国签署了有关德国统一的《最终解决德国问题条约》(24条约)。四个同盟国宣布从此放弃此前在德国持有的权利与义务。在此期间,1960年,德国与多个战胜国分别签订了双边协议,进行赔偿。希腊得到德国的赔偿共1.15亿马克,荷兰、比利时、丹麦等国也得到了赔偿。
  
      从法律上来讲,“24条约”后,同盟国已放弃了对德国的索赔请求,而希腊政府也批准了这一条约,所以德国认为,德国和希腊在二战赔偿问题上,已完全了结了。
  
      不过,德国总统约阿希姆·高克近日就希腊向德国索要二战赔款一事的表态则与德国政府出现了矛盾。5月1日,约阿希姆·高克针对希腊政府追讨二战赔款的要求,德国政府应予以考虑。德国是重视历史的国家,现在的德国人是二战期间给欧洲造成损失那些人的后代,理应作出赔偿。
  
      在今年春天访问希腊时,高克曾经表示,德国在处理二战期间对希腊犯下的战争罪行方面有不妥之处。他认为,德国没有对自己的罪行进行充分的补偿。他提议按照现有的“纪念、责任与未来”基金会的范本,去建立一个处理有关希腊战争赔偿事务的机构。“纪念、责任与未来”基金会(EVZ)于2000年成立,旨在对纳粹统治期间遭到强制劳动的受害者进行赔偿。
  
      不过,在德国,总统是名誉职务。
  
      吴非认为,希腊要回二战赔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之所以坚持这一问题不放,希腊政府更多地是向民众展示政府在为希腊争取利益。“如果希腊同欧盟之间一直谈‘退不退欧’的问题,希腊政府及民众最终会崩溃,而欧元区民众也会觉得不耐烦。因此,二战赔款问题只是双方谈判中的一个新议题而已,彼此并不在乎这一议题的结果会如何。”
  
      “德国政府不太可能因为总统的表态而改变原先的立场。但是,德国总统在德国享有较高的声誉且颇受尊重,所以不排除德国与希腊就二战遗留问题进行沟通的可能性。”上述分析人士指出。
  
      排除二战赔款部分,据德国《明镜》周刊网站2月2日报道,1942年,希腊国民银行借给第三帝国4.76亿帝国马克,德国一直没还这笔钱。而希腊有可能向德国要回这笔钱。德国方面曾估算,到2012年,这笔债务的本息合计82.5亿美元。这笔钱或许足以让希腊新总理齐普拉斯暂时松口气。
  
      不过,德国联邦政府的立场是,最迟至1990年奠定德国统一的“二加四条约”签署后,希腊的所有战争赔款诉求不是已经得到满足就是已经失效。如果德国政府不合作,那么齐普拉斯起码在短期内拿不到这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