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中国能否助希腊走出危机?

中国能否助希腊走出危机?

  • 作者:张利华 齐思源
  •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 发布日期:2015-05-13
  • 浏览数:954


      公元六世纪,两名来自东罗马帝国(以希腊语为官方语言)的景教修士将蚕种从中国偷运至君士坦丁堡。这一技术的传播使东罗马帝国垄断了欧洲的丝绸贸易直至公元十二世纪,贸易垄断为其长达六个世纪的经济政治大国地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两千年多前,汉武帝派兵出征大宛(古希腊人后裔),以战利品汗血宝马装备其精良的骑兵部队,一举击溃了企图分裂中华的蛮夷部落。

      可以确定是,中国和希腊的历史联系绝不仅仅局限于桑蚕种和马术等技术领域。从中国古代都城西安到君士坦丁堡和大马士革等遥远的城市,丝绸之路沿线的文化和商贸活动成为促进亚欧大陆密切联系的重要因素,为经济和文化的自由交流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在上述背景下,中国、希腊、印度、波斯、埃及、阿拉伯及其他地区在这一场正和博弈(positive-sum game)中共赢互生。

      2013年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起了海外基础设施项目的政府资助计划,以期进一步推进中国与中亚和东南亚地区及欧洲之间的互联互通。“新丝绸之路”计划旨在通过加大对基础设施的投资促进贸易活动,同时在整个亚欧大陆间扩大商贸活动的规模,这一构想令人遥想起历史上的丝绸之路。

      中国渴望拓展欧洲和亚洲贸易网的宏愿有望为“新丝绸之路”沿线急需资金援助和经济刺激的国家带来潜在的经济利益。在过去二十年内,希腊一再错失经济发展的契机,而这一计划将有助其追赶全球经济浪潮,发展成为拥有先进技术的服务导向型经济体。希腊目前正处于长期大萧条时期(截至2014年12月,其失业率高达27%),而极端主义团体正妄图分化希腊的政治格局,因此这一庞大的战略构想在此时显得尤为重要。

      正如古代贸易通道一样,希腊和中国有机会借“新丝绸之路”深化双方在文化、商贸和物资交流领域的合作。

      文化支柱

      去年,希腊文化基金会(Hellenic Foundation of Culture)在雅典举办了关于“新丝绸之路”的研讨会。该基金会主席指出,中国和希腊之间的关系不仅关乎物资交流,同时亦具有深刻的哲学和文化根源。希腊和中国都是拥有数千年悠久历史和多样化传统的文明古国。。历史上,两国都曾遭受外敌侵略,却又都通过自己的文化传统改变并融合了外来民族,体现了其文化传统和历史传承的巨大魅力。

      中国和希腊学者对两国的哲学、政治理论、历史、科学和艺术领域的发展均作出了重大贡献。英国哲学家艾尔弗雷德.诺思.怀特海(Alfred North Whitehead)曾经说过,西方哲学是“对柏拉图思想的一系列注脚”。同样,东方哲学也可以说是对老子和孔子学说的一系列注脚。以文化价值观的薪火相传维护社会文化的传承性,是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

      然而,在近现代,中国和希腊都未在文化合作领域或推广各自独特的文化传承方面取得重大进展。中国总理李克强于2014年6月访问雅典并签署了双边协议,计划在北京和希腊分别创立希腊文化中心和中国文化中心,以期进一步深化双方现有的合作。如果加快建设并管理得当的话,这一举措将有望促进中国和希腊之间更全面的文化交流,吸引更多的投资,并促成应对全球问题的创新型解决方案的出台。中国和希腊学者之间的密切互动有望凝聚文化结晶,促进道德复兴和提供人文主义思路,以缓解当今工业化国家普遍存在的物质主义和机械论的困境。

      希腊是众多西方古典思想流派的发源地,因而北京与雅典的文化合作是具有现实意义的,有望弥合东西方价值体系的差异。东西方社会之间的关系应以对双方所珍视的文化传统和哲学理论共有的深刻理解为基础。这种跨文化的共识有助于消解威胁世界和平的意识分歧。

      习近平主席在出席2014年9月纪念孔子诞辰的庆典活动时指出,中华文化历来倡导在中国和其他国家之间建立和谐关系,提倡对世界各地人民的多样化传统的尊重。希腊的苏格拉底哲学和古典哲学也有类似的理论,这也进一步彰显了中国和希腊文化积极对话拥有巨大的感召力,有望消弭东西方社会的误解。

      发源于希腊的奥林匹克主义是文化互动性的另一明证,这一强大而务实的思想体系也获得了中国明确的认可。2008年,北京从雅典手中接过圣火火种,承办了四年一届的夏季奥运会。这一体育盛事标志着中国在世界舞台重现辉煌。2020年,东京将成为夏季奥运会的东道国,而北京正在申办2022年的冬奥会。鉴于目前中国和日本之间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希腊有机会在国际奥委会的大力支持下,呼吁双方重视奥林匹克休战的深刻含义,促进各国携手参与这一全球瞩目的体育盛会,在全球各国人民心中普及奥林匹克精神,同时将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这一活动还有望提升希腊的国际形象。

      文化合作不应局限于外交政策和传统理念的束缚。希腊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Alexandra Vouvousiras曾就希腊和中国的文化合作提出另一种可行性方案:在两国建立旨在保护历史遗迹的联合研究项目,并在希腊和中国分别设立中国考古研究所和希腊考古研究所。古迹和文物以艺术的形式再现所在国昔日的理念和辉煌的历史。此类合作项目离不开大量考古学家、化学家、工程师和软件分析师等自然科学家的通力协作。

      旨在保护历史遗迹的合作项目有望促进创新,并推进中国和希腊的全方位研究开发工作。此类合作项目将充分利用两国文化和经济之间的互补关系,并有望创造实质性的物质利益。

      经济支柱

      “新丝绸之路”的第二大支柱就是经济。2005年至2009年底,一家名为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的中国国有企业(简称“Cosco”)与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就其二号和三号码头的运营业务签署了为期35年的协议。《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等西方媒体纷纷报道说,中远集团投资比雷埃夫斯港的高额经济回报及经济战略意义使这一协议成为了中国最成功的海外商业项目之一。

      在短短六年时间内,比雷埃夫斯港已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欧洲小港口晋升为该地区发展速度最快的商业港口之一。中国有关政府部门对该港口的技术基础设施的升级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而中远集团也顺应了这一发展趋势。中远集团还在多家中国和全球领先的跨国公司中斡旋,达成了数项协议,计划将比雷埃夫斯港作为中国制造的商品运至欧洲市场的入口点。

      李克强总理在贝尔格莱德出席2014年12月举行的经济峰会时表示,希腊是中国的战略合作伙伴,中国计划对连接比雷埃夫斯和中欧地区的高速铁路提供资金援助,以便使中国制造的商品更好地打入区域市场。此类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将有望通过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为欧盟投资发起的基金会和中国最近设立的“新丝绸之路”项目基金融资。这些资源不仅可以为希腊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提供必要的推动力,同时对希腊的整体发展也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多年来,前总理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等希腊政界领袖一直致力于在欧洲的“火药桶”-巴尔干半岛建立平等合作、和谐共进的环境。希腊位于欧洲、亚洲和非洲的交汇地带,中欧地区的高速铁路项目及其对当地经济带来的刺激效应将为巴尔干半岛赢得巨大的发展机遇。

      希腊不是第一个为促进经济繁荣而对物流服务和高新技术产业进行战略性投资的国家。例如,新加坡也是藉由这一模式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世界最穷国之一逐步跻身全球经济中心的行列的。

      希腊要走的路还很长。其中一大关键性挑战就是,该国的主要出口项目是农产品而非高价值的技术型产品。希腊应在复杂的资本密集型出口产品的生产技术领域加大投资。

      不尽如人意的出口业绩并不能代表希腊目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现有水平。希腊目前的经济困境突显了政府的软弱无力,未能充分开发希腊年轻一代的巨大潜力、发挥其创新精神并建立对外开放型经济体系。

      品牌战略规划师彼得.伊科诺米季斯(Peter Economides)曾提议将雅典的旧国际机场改建成创新创业中心。这一方案将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一流设计师和企业家针对这一舒适宜人的地中海城市提出新颖的创意方案。该方案将吸引顶级跨国公司研发部门的目光。希腊政府部门和各大企业应效仿瑞士曾在阿尔卑斯山地区实施的计划,积极利用这一发展契机,主动接洽中国企业的研发部门,盛情邀请他们造访雅典,以便在希腊推广创新的企业发展理念和实践。

      具体而言,在中国企业致力于开拓国际市场之际,希腊有关部门应直接开启与中国企业的对话,探索中希伙伴关系在创新项目中的潜力。全球多位分析师和经济学家都曾表示,希腊应利用投资和创新走出经济危机的困境。

      希腊政府应实施激励企业创新和对企业发展有利的政策,以提高企业的生产效率,同时积极寻求包括中国投资和欧洲投资银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贷款在内的资金援助。尤其在目前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已获得欧洲支持的大背景下,希腊政府更应采取一系列外向型经济改革措施,并设法从中欧投资合作中获利,以期达成上述目的。

      “新丝绸之路”对希腊经济发展的意义不应仅仅局限于潜在的技术升级方面,同时还应致力于推动航运业和旅游业这两大传统经济支柱产业的发展。

      在马六甲海峡,美国海军舰队充当着公海监护人的角色,而中国海军舰队也不时在该海域巡航。还有世界上最大的商船队-希腊商船在此来往穿梭,肩负着将60%的中国货物出口至全球的运输任务。德瑞萨斯(Theodoros Dritsas)等希腊政治家曾指出,航运巨头负有支持该国经济发展的责任。中国为多家希腊航运公司提供了大量贷款,而后者也同意在中国设立船舶建造项目。此类深层次合作有望将两国的联合研发工作提升到更高水平,并可带动希腊和中国大学之间的航运课题研究项目的发展。

      希腊银行(Bank of Greece)的相关数据显示,2013年旅游业带来的破纪录的资金收入使希腊的经常账户盈余突破了12亿欧元(约合15亿美元)的大关。然而,中国游客的贡献仍然有限。尽管圣托里尼岛(一部在当地拍摄的电影使其成为中国情侣们趋之若鹜的热门景区)等地的绝妙风景和雅典的历史遗迹已经引起了中国游客的注意,但要想在中国消费者中提高其旅游品牌的影响力,希腊仍需付出更大的努力。然而,目前希腊国家旅游组织(Greek National Tourist Organization)缺乏在中国开展营销活动的足够资金和人手,难以吸引更多的中国游客入境旅游。另外,雅典和中国各大城市之间的直航航班过于稀少,也阻碍了希腊旅游业的进一步发展,这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政治促进因素

      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曾做出断言:唯一不变的是变化。这一断言用于概括经济发展的规律真是再合适不过。经济体的竞争实力与国家的繁荣程度取决于不断涌现的创造性思维。经济全球化进程促进了跨太平洋贸易的快速增长。在过去的三十年,希腊未能很好的适应上述经济形势带来的巨变。

      经济问题主要源自政策失当,因为希腊政治精英僵化的意识形态过于根深蒂固,未能制定出富有创意或积极进取的政策,在过去三十年的发展不尽如人意。

      希腊不成熟的民主制度也是个中重要的原因,该国目前仍处于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内战和70年代军事独裁摆脱出来之后的缓慢恢复阶段。保护主义政策、左派和右派意识形态的两极分化、政府寻租行为以及希腊出口竞争力的下降导致了希腊经济的悲剧。许多希腊人注重极端个人主义而非国家的整体发展,这也导致了希腊政府进行改革的困难。

      希望“新丝绸之路”计划帮助希腊步入全新发展之路,进一步巩固其欧洲文明发源地的地位,加强其与中国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希腊政府和人民应当积极利用这一契机,奋发努力,摆脱当前的困境,在经济、文化和政治领域快速发展,重新确立其西方文明发源地的全球影响地位。

      中国已经宣布对希腊提供鼎力支持,并对希腊的再度复兴抱有坚定的信心。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12月访问欧洲期间表示,他相信中国投资比雷埃夫斯港等类似的“新丝绸之路”发展项目对于中国和欧洲的双边发展具有促进作用。他还指出,中国和希腊“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具有巨大的潜力”。正如中国最伟大的诗人李白在诗中所述:“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希腊应当积极利用“新丝绸之路”的大好契机,争取中国的支持,直面二十一世纪人类需求全面升级的经济格局,依靠投资融资、技术创新和管理制度的创新走出经济危机的困局。

      此文的中文版最初发表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网站上(http://www.carnegietsinghua.org),由清华—卡内基中心授权FT中文网发表。清华—卡内基中心由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与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共同创立,就中美两国共同面临的全球性挑战开展合作研究。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成立于1910年,是美国历史最为悠久、专门从事外交事务研究的知名智库。

      作者简介:张利华现为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驻会研究员;齐思源(Vasilis Trigkas)现为清华大学中欧关系研究中心访问学者及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太平洋论坛非常驻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