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爱琴海畔回望东方——浙江大学领军二期希腊之旅

爱琴海畔回望东方——浙江大学领军二期希腊之旅

  • 作者:杨少波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5-05-13
  • 浏览数:1344

“浙江大学领军二期”在雅典卫城雅典娜女神庙前


“浙江大学领军二期”的所有学员在“永恒”书法上签名

     一,“世外桃源”-“亚特兰蒂斯”

    “这里不是爱琴海,是爱琴湖!”口含一枚橄榄,一盏圣托里尼乡村家酿葡萄酒在手,“浙江大学领军二期”的领队陈峰面对悬崖之下的爱琴海这样感叹。他所在的位置,是公元前1600年前火山喷发形成的自然悬崖,悬崖上是圣托里尼小岛的首府菲拉,不远处是更为古老的爱琴文明发源地之一——阿莫尔哥斯小岛,因为法国导演吕克-贝松的电影《碧海蓝天》(<Big Blue>)拍摄地而享誉天下。圣托里尼岛的火山安睡在大海中央,碧波万顷的爱琴海婴孩般安静,正是蓝色的大海,以其如水之德,和希腊的特殊地貌山水相应、阴阳互生,共同孕育形成着古希腊卓然独立的辉煌文明。

     “古希腊神话中智慧女神雅典娜为何胜出海神波赛冬,而成为雅典城市的守护神”的争论还在继续,话题谈及是东方西方间古老而常新的关键词:西方民主制发源地,东方儒释道为苍茫背景的东方体制,苏格拉底关于“美德即知识”的千古论述, 孔夫子“吾道一以贯之”的专一执著,头顶的星空,心中的道德律,雅典北郊橄榄树林中的“柏拉图学院”,山东鲁国一片杏树林中的孔子私塾……在从雅典到圣托里尼的大船上,在从码头到酒店的大巴汽车上,在餐厅杯盏之间,在现代的手机微信、微博平台……开放的讨论在爱琴海上阿波罗的光辉中持续。

     这一行来自遥远东方文明发源地的中国人,张开自己的各种感官,感受着西方文明发源地的点点滴滴:有人看到雅典的路面上少有拔地而起、拒绝行人的高架桥,地面交通中轻轨、汽车、人行道平行交叉,各行其是;有人看到圣托里尼小岛上一个开车的老人缓慢打灯、靠边停车,下车把一只在公路上行走的小鸟拢在手里,放到路边安全草丛中,后面是一路安静等待的车流;有人注意到这里建筑中必备的巨大的阳台,是为了款待每日爱琴海的阿波罗的访问;有人注意到这里东正教的教堂,多么像是充满人间烟火的神的乡村厨房……

     开放的交谈在各种道路上延续,道路漫步,缆车徐下,毛驴疾上,舟船巡行,谈话的话题涉及时间、空间、碎片化的时间、网络时代碎片化的时间如何整合进入体系化的时间、佛教、基督教、东正教、玄奘迻译的佛经、波若波罗密多心经,六祖慧能,打水劈柴,“自在”、“无所住而生其心”;谈话涉及服装,涉及“初”字甲骨文中“新裁衣服”的古老涵义,涉及智慧的“初”次惊奇,雅典娜的“帕特农”(Prthenon, Παρθεν?να?)的古希腊语涵义。

     希腊作家尼克斯-卡赞扎基斯在他的《中国纪行》中这样说:“苏格拉底和孔夫子是人类的两个面具,面具下面,是同一张人类的逻辑和精神的面孔”。在爱琴海上的航行,这一行人总共在爱琴海上历经了来回十六个小时,十六个小时的谈话,是十六年的人生。苏格拉底说:“人生的最大幸福,莫过于能够和友人一整天的时间来谈论善的事情。”卡赞扎基斯说:“人生的最大幸福,莫过于一生中得以在爱琴海上乘船航行,因为在这里,你可以一步从现实跃入梦想。”

    希腊的圣托里尼在荷马时代就被记述,古老的名字“锡拉”(Thera)至今仍然是圣托里尼港口轮渡船票上、从雅典飞往小岛的机票上的名字。距今三千六百多年前的一次巨大的火山喷发和地震海啸形成此地壮烈绝美的世间胜景:大海、火山,轰鸣、寂静,生死、爱恨,远古、此刻,大白、大蓝……

    《柏拉图对话录》中曾经提到西方文明中神秘消失的“亚特兰蒂斯”,那是和东方的“世外桃源”、“香格里拉”内涵近似的美好神秘之域,它们的存在是巨大神秘的奇迹,它们的消失构成人类数千年苦苦追寻的现实梦境。“浙江大学领军二期”选择这里作为开放课程的延续之室,作为学业暂告一个段落的祝贺总结之处,让这一片确凿存在而又神秘显现的地域,成为精神能量场的再次出发之地。

    工业和信息化部与浙江大学共同搭建的“领军人才企业战略发展高级研修班”平台,是政府、高校、企业等各种优势资源的优势组合,这一铸造于古老的苏杭天堂之地的旗舰队伍,今天将暂时停泊于遥远的西方神秘之岛——圣托里尼,在这样的一个夜晚,他们将在爱琴海边,用特殊的思想和目光,反思故土,回望东方。


《北京爱情故事》中的三位希腊民间音乐家。
雅尼斯说:中国的古琴也是七弦,中国的古乐,听的是停顿,是静默,是如何曲终奏雅。

     二,“飨宴会”-“逍遥游”

     柏拉图的对话录《飨宴篇》(Συμπ?σιον)给世界贡献了一个词:飨宴,英文中的Symposium。这是古希腊人在日落之后,一种身体和灵魂同时出场的精神和肉身的共舞飨宴。酒神陈酿,佳肴美馔,美人横笛,里拉轻弹,酒神狄奥尼索斯和催动语言之神赫尔墨斯神共同携手,哲思妙语、谈笑挥霍,古希腊的哲学对话录,就如此这般在飨宴中滥觞兆源。 


爱琴海边的《飨宴篇》,近处是公元前1600年前形成的火山,远处是《碧海蓝天》的拍摄地——阿莫尔哥斯岛

     今夜,圣托里尼的《飨宴篇》,由来自遥远东方的说方块汉字的中国人举办,希腊人惊奇地看到了他们从腓尼基被“欧罗巴女神”带来的连绵字母文字的《飨宴篇》,是怎样一点点被翻译转化变形为东方仓颉、伏羲俯仰天地万物行迹而造出的方块汉字,这样一个夜晚,古希腊充满声音、款坎蹚踏的《飨宴篇》——Συμπ?σιον,将转化为老庄的笔走龙蛇、龙飞凤舞的《逍遥游》。 

     美好的来自大海的食物,东方人精细搭配,严格按照宴会参加的人数定量配置,当地火山灰滋养的葡萄美酒,按照宴会参加者的酒量和宴会的时长精确冰制,精美的食物被如此尊重,来自酒神的美酒恢复成玉液琼浆的尊贵。圣托里尼市长办公室鼎力协调,用快船请回了还在周围小岛度复活节假期的希腊民间音乐大师:雅尼斯、帕纳约迪、迪米特里。他们三位,正是电影《北京爱情故事》里出演的三位希腊民间音乐大师。 

     三两盏红烛围绕三位乐师静静燃烧,咿呀欸乃,弓弦推拉,松涛阵阵的弦乐流水背后,是荷马时代大海桨手缓慢推开波浪的共同节奏,东方风格摆开的八仙桌,数字“八”隐藏的古老密码在此释放,桌子旁边是天蓝的游泳池,视线无缝衔接的游泳池连接的是深蓝的大海,荷马在《奥德赛》中描述的酒蓝色的大海,孕育了西方民主制、哲学、数学、天文学和健康向上、勇敢无畏、百折不回的古希腊奥运会精神的大海。 

     酒神狄奥尼索斯催动的谈话,关键词连缀着丝绸之路的两端:东方、西方,咖啡、绿茶;东西方食物不同的烹制方式;筷子和刀叉,符号帝国、东西方不同的餐桌礼仪;“干杯!”、“雅玛斯!”,东西方不同的推杯换盏的节奏;“雅尼斯先生!”、“您老先请!”,“我的小孩儿啊!”“我的小眼珠儿!”东西方对年龄、时间和生命的不同尊重习惯…… 

     《我的雅尼》、《柠檬树》、《庇里亚海港的孩子》……一首接一首的希腊歌曲,东方女子第一次举起了双手,像希腊人一样,在音乐声中转动莲步轻移。整个圣托里尼的小村子伊雅(Oia)都在安静地听着,看着,这一场由东方人以其特殊节奏、方式安排展开的《飨宴篇》——Συμπ?σιον。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庄子《逍遥游》中描绘的鲲鹏之羽翼,正在爱琴海酒蓝色的大海上展开,伊雅(Oia)风车旁的威尼斯城堡上看过落日的人们逐渐回返,悬崖四周的峭壁房屋上,人们都在安静地听,安静地看,看这遥远的东方一行人,如何在爱琴海畔重新返观回望自己的故土故乡,遥远黄土地上的厚重历史,此刻正身着泳装,准备脚尖点水,向前铺展,伸举十万里宽阔的鲲鹏之羽,奋翮一游。 

     东方人来自礼仪之邦,他们对待物质的方式,让希腊人肃然起敬。经济的长足发展使得他们能走出国门,来到远方,他们各自带着自己单个人一生的历史,以自我敏感的尖端微毫来触摸远方,有惊喜,有诧异,也有刺痛,他们在希腊正经历经济危机的时候,把令希腊人难以思议和想象的现金,以极其羞怯谨慎的虔敬态度,呈放在希腊这块正经历伤痛和危机的心上。 

     宴会庄重而不豪奢,每一道菜都按人均配置,没有浪费,每一滴圣托里尼的佳酿,都被舌尖郑重品尝,没有一个人豪饮失态。对于请来的乐师,以乡村礼仪恭敬对待,付给乐师的高昂费用,是对缪斯女神的尊重。参加宴会服务的人员,无论是厨房师傅、帮厨,烹茶送盏者,还是电工、安置阳伞、移动桌椅时拆卸几个螺丝的临时工人,每个人都得到了这一行东方人给予的传统“红包”。信封外面是用希腊文写好的“Ευχαπιστουμε!!”和汉语书法:“谢谢!”伊雅(Oia)小镇没有银行,为了方便携带从中国带来的大面额现金,只有在小镇的面包房里得兑换成小额面值的现金。每一个为此一海边雅集贡献点滴的人们,都得到了沾染着面包房里麦子芳香的答谢之心。 

     东方的《摩奴法典》这样说:“妇人的嘴唇,少女的酥胸,孩子的祈祷,献祭的青烟,永远纯洁。”一块普通的肉,如不进入大自然伟大而永恒的循环,不出数日,必然腐朽熏臭。一旦被呈放到大理石的祭坛之上,焚烧而起的青烟,将成为永不腐朽的神的飨宴,进入另一个世界。 

     中国,正在以令全球惊异的方式实现着经济腾飞的奇迹,拿破仑百年前预言的那头狮子正在挪动沉重的蹄爪四肢,准备苏醒起身。这样的一个巨大的经济体的起身巍立,是否会“森然以搏人”,浙江大学领军二期一行人在希腊的这一个夜晚,也许会让世界听到和感到某种古老蕴藉、绵长、谦和的东方信息。希腊音乐家雅尼在乐曲的间隙,起身告诉东方的来客:“据说,东方的古琴,和我们的里拉琴,一样是七根琴弦,中国古琴听的不是发出的声音,听的是声音之间的空白,停顿,琴曲结束时是以哪种方式安静。” 

     这样一个东西方交融对话的飨宴之夜,举办的地点在圣托里尼的Ardrina 酒店,酒店的象征标记,是一个旋转的永恒螺旋——“柏拉图的永恒”。这是一个有明确的开始起点,却永恒旋转、运动、扩展壮大的螺旋,这将是一个从神秘消失的世外桃源“亚特兰蒂斯”巨大动能的磁场开始的,朝向永恒的时间和空间的螺旋。 

     曲终奏雅,宣纸和毛笔出场,如同兰亭雅集古仪,中国茉莉茶盏一字排开,美人浮饮一盏香茗,濡毫临素,即兴写上那一刻的感想文字。北京大学哲学系的林霄第一个提起斗笔,稍事提担踟蹰之后,惊鸿游龙般写下“永恒”两个大字。 

     曲未尽,夜半央,良宵一滴,蓝海琼浆。

     雅尼斯附耳轻声询问:“今天,你们中国的日历,是什么日子?”现代化的苹果手机在网络上查询到的是:“是日谷雨,雨生百谷,乡祭仓颉。” 

     “苹果”大神乔布斯和他的一双女儿2006年拜访希腊时,在雅典卫城脚下苏格拉底的监狱前徘徊良久,古典学养深厚的乔布斯知道这里是苏格拉底生命的最后时间度过之处,是苏格拉底关于生命根底的诘问《斐多篇》的成就之处。“浙江大学领军二期”的所有学员们也在这里度过了一段徘徊良久的思考时间,他们知道乔布斯的这句用希腊语说出的话:“我愿意用我一生中所有的科技的总和,换得和苏格拉底相处一个下午的时间。” 

     史蒂芬-保罗-乔布斯,世界领先科技的精神领袖,在逻辑为基础建立起的科技帝国中,和苏格拉底一起,在雅典娜的橄榄树下,眺望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