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全欧遭遇活人与死人争地 墓地危机蔓延希腊

全欧遭遇活人与死人争地 墓地危机蔓延希腊

  • 作者:马欢 高扬 梁梓彤
  • 来源:时代周报
  • 发布日期:2015-05-09
  • 浏览数:759


      4月28日,中国民政部发布“殡葬绿皮书”《中国殡葬事业发展报告》,报告指出,全国人口每年死亡约800万,并还在随老龄化程度提高呈逐年增长趋势;按2010年死亡人口数量推算,从全国范围来看,目前现有的墓穴只够使用6年,大部分省市的墓穴将在10年内用完。而随着中国老龄化的快速推进,墓地涨价的步伐仍在继续。这份报告指出,“入土为安”是中国人传统的丧葬观念,而由于土地资源短缺,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型城市很多公墓都出现墓地紧缺情况,开始限售墓位。

      墓地紧缺问题绝非一国一地之困。无独有偶,希腊目前也饱受活人与死人争地之苦。和大部分东正教国家一样,希腊人多采用传统方式安葬死者。然而,随着土地资源越来越紧缺,这个国家开始要求回收利用墓地空间,这也引发了越来越多的土地空间矛盾。

      如果买不起高达15万欧元的奢侈墓地,普通希腊人只能租用坟墓,但租期最多只有3年。法律规定,坟墓租期一到,死者家属必须到场,见证墓地工人挖开坟墓、打开棺材,将尚未完全分解的遗骸放入鞋盒大小的公用骨罐中。

      此举在全国引起争议,不少人呼吁采取火葬。然而,在这个人口为1100万的国家中,90%都是东正教徒,该教教义强烈反对火葬。可怜的希腊人只能为了不知在何时的审判日而遭受墓地拥挤之苦。

      租用墓地的国家

      佐治·瓦拉西斯从雅典出发,到科孚岛,飞行将近500公里,只为埋葬自己的父亲亚历山大。

      出发前,瓦拉西斯父亲的骸骨从雅典的一个墓园里被挖出来,他把这些骸骨装进了一个罐子。

      “我还必须先向机场的工作人员解释一下,罐子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出发前,瓦拉西斯无奈地说道。

      经过漫长的旅程,他到达了西部伊奥尼亚海中的这座小岛上,然后把父亲的骸骨埋葬在岛上小村庄里的一个私人墓地—不管怎样,父亲总算有了一个永久的安身之所。

      像瓦拉西斯家的故事,在希腊并不罕见。如今,由于墓地紧张,大部分的希腊人不得不想尽办法来处理逝者。

      现在,在希腊全国不少地方,埋葬死者遗体被看作临时举措。土地紧缺不仅代表住房紧俏,也意味着墓地在雅典和萨洛尼卡等几座大城市都非常紧缺。

      由于希腊没有火葬场,因此墓地只能回收再循环利用。政府会出租这些墓地,租期一般为3年。当墓地到期的时候,家人都会被通知到坟墓旁边,监督工作人员将家人的遗体从墓地迁出。

      亲属可以花钱把骸骨放到一个被称为人骨教堂的公共地方。有些人会选择像瓦拉西斯这样把骸骨移葬到某个小岛的乡村墓地里,因为那里通常会有更多的空间。

      如果没有家属见证骸骨的挖掘,亲人的骸骨也会被挖出来,然后放在化学品中溶解,残渣会放置在一个公用的小块墓地中。

      瓦拉西斯代表他的家人监督整个迁移的过程。骸骨溶解的过程对于很多希腊人来说都是熟悉而难堪的。

      “你想象得到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看着父亲的身体溶解,心里真不是滋味。”他说,“他们(工作人员)说骸骨其实没有完全溶解,因此他们打算把骸骨再埋在一层薄薄的泥土下面。几个月以后我回到那里,那些骸骨就会完全腐烂。”

      欧洲唯一火葬禁区

      瓦拉西斯沮丧地说道,与其这么尸骨不全地被埋葬,他的父亲更加希望火化,然后把自己的骨灰撒向大海。然而,希腊是欧盟唯一一个没有火化设施的国家。

      早在2006年,希腊政府就希望把火葬合法化,并尝试建立一个火葬场,但是来自各方的反对势力使之一直停滞。

      据路透社报道,2008年 9月,希腊政府就曾不顾反对引入火葬制,希腊最高法院同意政府将火葬合法化的举措。这一裁决为市政府开建火葬场铺平了道路,但裁决中亦规定,骨灰不可撒在市区,如在海区,只可在离岸1.5公里以内,并要求医生开据无需进一步检查尸体的证明。

      然而,火葬改革也只能在压力下缓慢前进。

      希腊公民Antony Alakiotis 14岁时目睹了他父亲的骸骨从墓地中被挖出来,此后他在希腊成立火葬委员会,并领导了反对该国严格的殡葬制度的运动。

      “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失去自己的父亲是非常糟糕的经历”,他在雅典的家中说道,“我现在已经60岁,但殡葬改革还要继续向前。”

      Alakiotis相信火葬不仅会缓解墓地紧缺问题,也将减少家庭的财务压力。“一个三年的墓地的费用通常为2500欧-3000欧元,而火葬只需一半的费用。”

      塞萨洛尼基市长Yiannis Boutaris也希望能看到有另外的选择可以替代“令人不快而且不人道的”租赁制度。2014年,他终于成功向希腊环境部长提出诉求,修改法律并取消建火葬场的限制。

      “最新的法律使在墓地之外再建火葬场成为可能,”他表示,“我们正在寻找合适的地皮,当然,我们正在寻找各种方法来为整个项目提供资金。”

      不过这引起了多方谴责,反对者认为这种改变是在尝试从生活各方面消除信仰。

      然而,Boutaris决心继续推进他的计划,他对外声称到2016年,塞萨洛尼基将有一个功能完备的火葬场。

      2015年初,这位市长失去了自己的母亲,他决定将她的遗体带到国外火化。“重要的是你拥有了处理遗体的自由。”他说,“有选择就意味着有自由,就像你能自己选择捐献自己的器官一样。”

      欧洲各国墓地爆满

      希腊墓地租赁政策在欧洲并非独一无二,其他国家目前也面临着墓地爆满的危机,“死不起”正成为各国的普遍问题。

      在英国,尽管当地人死后火化的比例已经占到74%,但棺葬和安葬骨灰的需求仍在。调查显示,英国人将面临“墓地危机”:在未来20年里,近半数墓地将爆满;近90个地区墓地会在10年内“客满”。

      牛津郡比斯特市墓地管理官员表示,现有的墓地再过两年就满了,迫切需要建新墓地,为此或许不得不考虑“蚕食”邻近的运动场。一些墓地为了腾出地皮建新墓穴,不得不把停车场或步行通道改成墓地。

      墓穴的“供不应求”推高了丧葬费用。在港口城市格拉斯哥,一个新墓穴的价格在一个月里从658英镑猛涨到1076英镑。

      英国约克大学研究小组认为,英国的“墓地危机”已经严重到政府必须干预的地步。他们呼吁修订法律,允许将部分墓穴改造成“上下铺”。其实早在2007年,伦敦的墓地就获准改建这种“双层墓穴”,将入土75年以上的棺材挖出来,将墓穴加深后再放回去,然后把上层的空间作为新的墓穴。但直至今日,“双层墓穴”的规定只有伦敦在执行。

      为了节省墓地空间,西班牙萨拉戈萨市的托雷罗墓地2011年底在数千个墓穴上贴上通知,要求那些墓穴租约到期的逝者家属尽快缴纳费用,否则逝者将被“驱逐”。

      像西班牙许多墓地一样,托雷罗不再允许人们购买墓穴,而是将墓穴出租,租期从5年到49年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