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死亡航线灾难频发:偷渡潮让欧洲焦虑万分

死亡航线灾难频发:偷渡潮让欧洲焦虑万分

  • 作者:韩秉宸 梁曼瑜 青木
  • 来源:环球时报
  • 发布日期:2015-05-07
  • 浏览数:886

一艘难民船在地中海上沉没,幸存者在等待救援

      因一场场难民船倾覆事件,蔚蓝的地中海仿佛成了“死亡之海”。有统计称,2000年至今,超过2.8万名非法移民死于前往欧洲的路上,绝大多数葬身地中海。近些年,地中海上偷渡船海难事件一次比一次严重。2013年10月,一场海难中,366具北非难民遗体被打捞起来;2014年9月,一艘偷渡船上的近500人丧生;今年4月19日,一艘载有950余人的偷渡船翻沉,估计至少800人遇难。最近几天,又有多达7000名难民在地中海上获救,数十人遇难。联合国难民署曾形容经北非由地中海到意大利的偷渡线路是“死亡航线”,但它是难民们偷渡欧洲实现梦想之路。地中海上的一幕幕悲剧也让欧洲深陷危机。据报道,鉴于当前情形,欧盟方面增加救助资金,扩大了援救行动。但由于欧盟内部存在分歧,而且问题的根源——北非安全局势一时难以好转,究竟何时才能终结难民偷渡惨剧,似乎是一个难以拉直的问号。 

      一座小岛成为移民危机的象征
  
      “对大多数人来说,当他们想起兰佩杜萨岛时,他们想到的是难民。很遗憾,他们不认为这是一个度假的好地方”,兰佩杜萨市副市长达米亚诺·斯菲尔拉齐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由于地理原因,意大利在难民问题上首当其冲,而距北非海岸较意大利本土近得多的兰佩杜萨岛更是成为这场持续多年的欧洲移民危机的象征。
  
      兰佩杜萨岛位于地中海中部,距离西西里岛约205公里,而距离最近的突尼斯海岸仅约113公里,特殊的地理位置使该岛成为不少非洲人眼中从海路进入欧洲大陆的“南大门”。《环球时报》记者曾赴兰佩杜萨岛采访,据达米亚诺·斯菲尔拉齐向记者介绍,仅在2011年出现的上一轮难民偷渡高峰,就有约5.5万北非难民在兰岛登陆。

      走在这个人口仅几千人的小岛街头,随处可见偷偷从救助中心里溜出来四处游荡的难民,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跋山涉水千余里潜入利比亚或埃及北岸,带着对未来的憧憬踏上偷渡船一路向北,把变卖家中所有财产换来的现金交给蛇头,将意大利南部作为登陆欧洲大陆的中转站,然后前往德国或北欧等梦想之地,或与分离多年的家人团聚,或自力更生为自己找寻立足之地”——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兰岛上的北非难民都曾描绘过这样的“偷渡梦”。
  
      现实往往比理想残酷万分,对数以万计的北非偷渡难民而言,在偷渡船驶离北非海岸的那一瞬,死神就已在不远的前方亮出獠牙,而对未来的憧憬也随之被茫茫大海吞噬。其实,虽然大量难民是由于国内局势不稳,生命安全受到威胁而踏上偷渡之路,诱使更多人选择铤而走险的,是欧洲更好的生活条件。在岛上,很多难民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们看中的是欧洲国家优越的福利保障和工作条件。来自厄立特里亚的泽利特说,他的家人已在德国落脚,他希望能早日离开意大利和家人团聚。
  
      由于欧盟内部缺乏统一的移民政策,难民只能在首次登记国申请避难,这使得兰岛上向往德国和北欧的难民拒绝登记。兰佩杜萨难民救助中心的官员格雷克曾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该中心为初级难民救助机构,负责给新到难民注册,录入指纹等身份信息,以及进行必要的医疗检疫等。没有特殊情况的话,难民们停留3天后就被送往更高级别的难民中心,由法院审核他们是否符合避难条件。但很多难民甚至为了不在意大利进行登记,用强酸将手指皮肤进行腐蚀,好让救助中心无法采集指纹。

      难民偷渡有几条路线
  
      受移民偷渡影响最大的欧盟国家主要是意大利、希腊、西班牙等几个地中海国家,大部分难民从这几个边境国家进入欧洲后,辗转到德国、法国、英国、北欧等经济较好的国家谋生。
  
      希腊一直是中东、南亚和北非地区偷渡者进入欧盟的“后门”。在希腊这个常住人口仅1100多万的国家里,非法移民就有100万左右,而且人数每年都在增加。希腊海岸警卫队的统计数据表明,今年第一季度有1.34万名非法移民进入希腊,是去年同期的3倍。
  
      希腊位于爱琴海的几乎所有岛屿,如莱斯沃斯岛、莱罗斯岛、科斯岛、希俄斯岛、罗德岛和克里特岛近期都深受非法移民大量涌入的困扰,当地拘留中心人满为患。对此,希腊政府召开紧急内阁会议决定在本土兴建避难所,逐步将非法移民从岛屿分流至内陆。但这一举措令许多希腊人感到担忧。有雅典居民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希腊政府还在为发工资、发养老金发愁,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如何接收数量庞大的非法移民?而且这些人的身份背景很难识别,对社会治安构成隐患。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为抵达意大利、希腊等国,难民有海路和陆路两个选择。陆路主要是翻过隔离墙进入西班牙位于摩洛哥北岸的休达和梅利利亚两块“飞地”,但由于西班牙封锁边界,而摩洛哥政局又比较稳定,所以北非难民通过这条路线偷渡成功的概率很低。同理,通过海路横渡直布罗陀海峡偷渡西班牙的成功率也极低。
  
      另外两条海路,一条是从埃及和利比亚等国北岸到希腊,但相较去意大利的人而言,走这条路的人要少得多。据《环球时报》记者在兰岛观察,不少难民本是经济条件不错的阶层,他们选择偷渡,看中的是欧洲更优越的生活条件。而希腊近几年经济危机严重,自然不是偷渡首选。而且,希腊虽然是欧盟成员国,但在陆路其实是被前南国家和欧盟切断的,与德国等国的连通性不佳。相反,意大利开放的边界、力度较大的救援行动,客观刺激了难民的偷渡热情。即便短时间内无法前往德国等地,滞留意大利的条件仍优越得多。
  
      但由于大量难民涌入,德法等国对边界管控力度加强,难民们很难从意大利流入这些国家。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局官员克明格尔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根据1995年正式生效的都柏林公约,难民必须在其首次进入欧盟疆域时所在国家提出避难申请,比如意大利。“如果有难民属于另一个欧盟成员国负责的范畴,德国可以不受理。申请者将被直接送回这些国家。”

      100万难民正站在地中海对岸
  
      4月19日的海难发生后,欧盟受到国际舆论指责。随后,欧盟召开紧急峰会,决定扩大搜救范围,追加3倍预算。欧洲其他国家也纷纷表态将派出救援船舰、飞机。在过去几天,意大利方面救起数千人,德国船只也已抵达希腊克里特岛。
  
      但在疏散滞留难民问题上,意大利和欧盟其他国家仍存在分歧。德国一直拒绝接纳从意大利登陆的难民。德国《图片报》称,去年初以来,德国在机场、火车站和边境加大了对非法移民的打击力度,特别是取道意大利的难民。近两年,德国已拦截近10万“非法入境者”。
  
      德国冷冰冰的态度背后,也充满无奈。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显示,德国是去年国际难民申请庇护最多的国家,17.3万人向德国提出申请。尽管最新的一项民调显示50%的德国人赞同收容更多难民,德国最近已爆发多起极右翼放火焚烧难民公寓的事件。在被称为“世外桃源”的斯普雷森林,人口刚过百的小村科特里茨平时一片祥和,但130名难民将在今秋到来。为此,村长辞职,民众抗议。
  
      《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难民大增与利比亚局势愈加混乱有直接关系。之前也有来自突尼斯和埃及的偷渡船,但这两国政局逐渐稳定后,利比亚就成了偷渡的主要出口。地中海移民危机带来的焦虑如此严重,以至于英国《金融时报》6日感叹称,仅仅4年后,许多欧洲人却在默默希望“疯子上校”卡扎菲仍在管理这个国家。
  
      由于利比亚与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接壤,导致目前偷渡难民构成更加复杂,早已超出北非国家范畴。以4月19日的海难为例,船上的几百名偷渡难民,绝大多数来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另外,北非国家大多笃信伊斯兰教,中南非国家不少笃信天主教,这一情形给偷渡带来冲突隐患,不久前就发生穆斯林难民将船上的天主教难民扔到海里的事件。
  
      有分析称,北非安全局势难以在短时间内出现好转,非洲国家普遍贫困的局面难以改变,欧盟则距离统一的移民政策遥遥无期,移民危机难以避免。据联合国难民署估计,仍有超过100万北非难民正在地中海对岸,殷切盼望踏上欧洲土地。北非“蛇头”更是因“市场行情好”而肆无忌惮,甚至在脸谱上开设专页招揽生意。
  
      “欧洲难民政策需要治本战略。”德国欧洲政治和社会政策学者马塞尔·哈森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解决欧洲难民问题可分三步走:短期来说,欧洲应该扩大拯救范围,并加大投入。中期来看,欧盟必须改革移民政策。欧洲一直以来不是移民洲,这种状况正在改变。长期看,欧盟必须清楚难民来欧洲的原因。欧洲支持“阿拉伯革命”和叙利亚反对派,却错估形势,“制造”大批移民。欧洲应该负起责任,帮助这些国家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