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债务危机无意暴露中国弱点:北京需警惕

希腊债务危机无意暴露中国弱点:北京需警惕

  • 来源:强国网
  • 发布日期:2015-05-07
  • 浏览数:786

      看到这个标题,将中国的债务与希腊相比较,大家别拍砖,咱只是就事论事。从2010年以来,希腊爆发了一轮又一轮的危机,本质在于社会老龄化带来的支出不断加大,而经济增长无法覆盖支出的增长,债务规模不断膨胀,当债务不可持续以后,爆发了一轮又一轮的危机。

      但是,希腊已经加入了欧元区,是无法通过货币贬值稀释债务转嫁债务危机的,但一样对欧元的汇率形成连续的压力。中国的债务到今天已经成为严重的问题,地方债务已经无法滚动,债务置换实际上反映的就是这样的事实。但中国和希腊不同,债务主要是由以下两个原因综合造成:

      第一,中国一直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而投资活动以地方政府为主体,特别是四万亿形成了严重的后患,今天开始明显显示后果,债务难以滚动。之所以这些债务无法滚动,最主要的原因是效率低下,如果这些项目的效益很高,就不存在无法滚动的问题;

      这一块债务是四万亿刺激措施和地方政府投资活动效率低下共同造成。为了保增长,地方政府肆意上项目,而不顾项目的可行性和实际收益,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未来还会继续显现。

      当一个国家的资本投资回报率下降以后,政府为了保增长所进行的投资活动之中,注定大多数项目都是效率很低的,所以,现在的”保增长“形成的债务,未来的后患更严重。

      第二,中国已经开始逐步迈入老龄化,加上过去经济高增长过程中形成的养老、环境、教育、医疗卫生等方面形成大量的隐性债务,造成财政支出继续高速膨胀;可是,依靠牺牲环境实现经济增长和依靠房地产拉动经济都是不可持续的。

      到了今天,经济增长特别是房地产成交的回落造成财政收入的增速下降,已经不足以覆盖支出的增长,结果就是债务无法滚动。以上的问题不是某一个人造成的。

      而是过去三十年经济增长过程中没有清晰的战略、没有完善的分配机制造成的(比如过去经济高增长过程中就不应该欠下大量的养老、医疗卫生等债务),虽然现在的领导没给如松什么好处,但一码归一码,这些债务问题与现在的领导关系并不大,但如果现在继续用低效的投资保增长,那可就逃不脱干系。

      所以,中国债务的形成和希腊有本质的不同,中国更主要体现在投资活动效率低下、经济增长方式不可持续、持续地保经济增长再加上以往欠债过多而形成。

      这是以投资为主导的经济体必定会遇到的问题,用金融术语来表述就是金融资源的错配,使长期利率处于高位,当经济增速下降以后,债务就会无法滚动。

      换个方式来思考,如果希腊有自主发钞权就可以躲得过危机吗?答案是不能。如果希腊有自主发钞权,通过稀释债务(内债)来解决危机,无疑会带来本币的贬值,而本币的贬值会带来通货膨胀,一样会造成经济危机,阿根廷和委内瑞拉在去年以来的情形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同时,本币贬值会带来主权债务危机,阿根廷在2014年初的主权债务危机就是如此形成的。中国现在也面临几乎同样的问题,很多人认为解决起来比较方便,因为有自主发钞权可以稀释债务,可以发行更长期的债券使得债务的还债期拉长等等。

      实际上这是假象,比如使用自主发钞权稀释债务,无论央行印钞购买商业银行的资产还是直接购买地方债务,都会推动本币贬值,这是推动本币贬值的最强大推动力(从安倍晋三上台以来,日本央行连续购买国债,日元大幅贬值)。

      这会造成严重的后果,立即通货膨胀(很多人说中国的危险是通缩,实际上中国一天也没有离开通胀,只不过现在的通胀是结构性的),货币贬值的同时带来外债的偿付问题,货币贬值带来资本出逃,拉升利率。

      本来央行希望购买商业银行的资产压低长期利率,使得债务可以滚动,但资本出逃和通胀上行的结果是拉升利率,很可能让央行的想法无法实现;再有就是发行更长期的债券合理分配债务的归还期,这有一个前提,必须是本币的信用度很高才能建立完善的长期债券市场。

      过去很多年,民币不断对内贬值的后果现在开始显现,那就是发行长期债券必须支付很高的利率,这就是江苏的地方债无法发行的根本原因,长期债券的高利率将不断加重政府的财政压力,最终还是债务无法滚动。

      所以,希腊日本和中国的债务形成的方式是不同的,希腊没有自主发钞权也与中国不同,但结果很可能是相同的。2015年度希腊的财政负债率预计将达到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69%。中国中央财政的负债率去年大约是55%(不准确)。

      可是,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报道,麦肯锡的报告称,中国债务总额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82%。这是2014年年中前中国的总债务规模,包括政府、银行、公司和家庭的借贷,所以,中国的问题将体现在地方债、国企债务和私人债务上。现在的地方债务问题就是具体的反映。

      日本的债务率更高,惠誉在2015年4月27日发布公告,将日本的长期外币/本币国债发行人违约评级从“A+”降至“A”级,评级展望稳定。短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从“F1+”降至“F1”,根据惠誉计算,预计截至2015年底,日本政府总债务占GDP的比重将升至244%,为全球最高。

      但日本的资金利率在低位,到今天为止,似乎日本的债务还可以滚动,这就不会带来债务危机。当债务不可持续以后,即便负债率低于日本的水平,也会带来债务危机,希腊就是典型的例子。

      所以,中国的债务问题既有社会老龄化带来的问题,但主要是过去的经济发展模式带来的后果,债务不断累积的同时,金融资源错配使得利率在高位,使得债务的压力更重,更容易造成无法滚动的局面。 如今,只有采取收缩财政并优化支出的手段,才是解决债务问题的唯一道路,除此别无他法。

      楼继伟部长说,今年的危机似乎不会发生在中国,因为很多国家的情况更糟。可如松认为,楼部长似乎太客气了。谁的债务无法继续滚动,谁就会爆发危机,这与这个国家是中国还是外国,是处于欧洲还是亚洲无关。

      但楼部长有句话还是实话,中国不能再积累杠杆了,是要死人的,可是,降低二套房首付等,是属于什么呢?央行购买地方债或商业银行的债券,充其量短期解决债务的滚动问题,但无法解决债务的根本问题,同时,在通胀上行加速、汇率贬值开启之后(结局是实际利率上升),后果或许会更加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