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濒临违约 但地下经济依旧繁荣

希腊濒临违约 但地下经济依旧繁荣

  • 来源:界面
  • 发布日期:2015-05-05
  • 浏览数:661


      避税连同腐败、欺诈等构成的地下经济日益繁荣,不仅恶化了希腊的债务问题,也给希腊政府“改革换贷款”的债务谈判带来了挑战。

      四年前,希腊电工尼古拉斯(Nikolas)遇到了财务危机:在该国经济深陷衰退、政府艰难维持运转之际,他的企业也面临着破产。跟许多命运类似的商人、企业主一样,他选择了关掉企业,避过税务人员进行地下经营。

      四年后,希腊经济依旧低迷,而不再纳税的尼古拉斯业务比以前好了十倍多。他把这称为他“有史以来走过的最好的一步棋”。

      像尼古拉斯这样的避税行为在希腊不是个例。今年3月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发布的一篇工作论文称, 2009年,希腊个体户应征税但未纳税的收入高达282亿欧元,因避税损失的税收收入占了当年赤字的32%。去年希腊央行顾问Stephen Hall也曾指出,该国每三个雇员中就有两名在报税时低估了自己的收入,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压根就不向税务机关披露信息。

      避税连同腐败、欺诈等构成的地下经济日益繁荣,不仅恶化了希腊的债务问题,也给希腊政府“改革换贷款”的债务谈判带来了挑战。

      除了希腊税收体系不完备、征管不力,尼古拉斯们有充足的理由转向地下。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4月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通过“税收楔子”测量指标来看,希腊的税负几乎是34个国家中最重的,高达43%以上。

      腐败是刺激避税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据透明国际的研究,希腊的公共部门是欧元区国家中最腐败的机构、希腊的税务稽查员是仅次于公立机构医生之外最腐败的雇员。上述布斯商学院的研究还发现,在希腊避税最为严重的人群还不是占就业总数三分之一的个体户,而是那些“受教育程度最高”、“最有权势”的专业人士,包括医生、工程师和律师等,这些人占据了希腊国会的绝大多数席位。

      地下经济的猖獗减少了财政收入进而增加了该国的债务负担。《经济学人》去年10月援引的一项针对11个欧元区国家的调查显示,地下经济占GDP的比重每增加1%,债务占GDP的比重就将提升0.4个百分点。2014年希腊债务占GDP的比重高达176.3%。目前希腊正在就72亿欧元贷款与欧盟和IMF等债权方进行艰难的谈判,若达不成协议,该国最早将于5月对IMF的贷款违约。

      希腊新左翼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早在1月刚上任时,总理齐普拉斯就发誓要对避税问题发起一场全面战争。该国最新提交给欧元区的改革方案中,就包括改革税制、打击避税的内容。作为最新采取的行动的一部分,政府建议对超过70欧元的交易强制使用信用卡结算,该国旅游企业协会也呼吁外国游客尽可能使用信用卡消费。

      然而,鉴于税务腐败、高层避税占了大多数,这些措施能起到多大作用还很难说。近年来,希腊为换取贷款而被迫接受的紧缩措施可能无助于打击避税这一目标的实现。正如诺贝尔奖得主克鲁格曼最近指出的那样,这些旨在促进复苏的措施实际上破坏了民众的购买力,加剧了经济的滑坡,并因公共服务的削减恶化了人道主义危机。

      《华尔街日报》则在上周的分析文章中指出,希腊与债权方的交锋加剧了双方的不信任和尼古拉斯们的反感。好消息是,最近双方正在努力缩小距离:一位欧洲央行高级官员据称表示将允许希腊银行购买更多希腊短期政府债务,缓解希腊的流动性紧张问题;而希腊这边则调整了债务援助谈判团队的成员,限制了立场强硬的财长瓦鲁法基斯的谈判角色。

      在违约、退欧风险逼近之时,这一丝光亮还不足以将希腊拖出危机,而希腊的地下经济还将继续繁荣下去。用尼古拉斯的话说,这已经超越了“文化”等因素,成了一个“关乎生存”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