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五一节:世界这么闹,究竟咋回事?

五一节:世界这么闹,究竟咋回事?

  • 来源:北京青年报
  • 发布日期:2015-05-04
  • 浏览数:664

      从米兰到雅典,从首尔到伊斯坦布尔,“五一节”这天全球多地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活动,有的甚至上演“全武行”,“抗击资本主义”(fight capitalism)成为其中吸引眼球的口号。世界这么乱,究竟咋回事?

      列夫·托尔斯泰曾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把此说法扩大到全球层面大致也行得通——简单来说,那些经济发展顺利、老百姓日子过得好的地方,借节庆闹事的就少;出了乱子的往往是那些经济出现滑坡、贫富分化严重,在全球化浪潮中处于竞争不力的国度。

      若要再进一步追究,工会力量在全球范围内的阴晴圆缺、此消彼长是五一节游行示威活动的机制性因素,是决定闹还是不闹的支配性力量。

      “冰火两重天”的经济因素

      如果把全球五一节示威游行做一个动态地图不难发现,贫富分化是“冰火两重天”的基本原因。

      拿笔者熟悉的欧洲来说,闹事最凶的是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那里恰恰是这几年欧债危机闹得最凶的地方,希腊至今尚在危机中挣扎。

      欧盟最新数字显示,西班牙和希腊两国的失业率高达25.7%和23%,年轻人的失业率更高,有的城市甚至高达50%以上,“毕业即失业”让南欧的许多年轻人成为“失去的一代”,走上街头发泄不满因而顺理成章。

      相对应的是,阿尔卑斯山以北的欧洲五一节却很平静,连以往总是要砸砸玻璃、打打警察出出气的德国,今年也“极端平静”。汉堡和柏林两大传统闹事之地,汉堡只有几千群众走上街头,而柏林的示威则把矛头指向美国的窃听门。德国“女巫之夜”(Walpurgisnacht,4月30日)不群魔乱舞是因为德国这几年经济在欧洲“一枝独秀”,失业率最近刚创下24年新低,人们犯不着上街闹事。

      从世界范围内看,后金融危机时代,主要经济体重新洗牌、分化、转折和蜕变。美国经济“满血复活”持续向好,失业率从2009年的10%下降到目前的5.9%左右。相对应的是,曾经一度蓬勃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复苏乏力,失业率高企。

      正因为如此,从首尔到伊斯坦布尔,从马尼拉到华沙,五一节的街头示威不过是经济压力下一种释放。拿土耳其来说,由于经济不景气,土耳其里拉今年贬值幅度达12%,最近对美元汇率触及历史最低点,其失业率创5年来新高。

      米兰世博会的抗议是今年五一节抗议活动的“亮点”,其原因除了意大利持续的经济低迷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反全球化运动的再度兴起。

      新世纪以来,与全球化浪潮“如影随形”的是遍及全球的反全球化运动。曾几何时,每逢国际性大事和会议,从八国峰会到世贸谈判,处处都能看到反全球化运动分子的示威身影。

      坦白说,意大利就是经济全球化中的“失败者”之一。新世纪以来,意大利的中低端产业受到来自新兴经济体的挑战,在竞争中败下阵来,至今未找到走出困境的良方。

      人常说:“不患贫,患不均”。在欧盟范围内,意大利经济比不上一山之隔的北部邻国;在亚平宁半岛之内,北富南穷也极为明显;在意大利人内部,贫富分化远超德国,被讥讽为“富人拥有一切,穷人啥也没得”。米兰打出的“反资本主义”,实际上就是反对这种社会财富极端分化的现象。在欧洲人辞典里,与“资本主义”相对应的是“socialism”,其含义就是兼顾公平,给予贫困民众更多福利。

      巨人还是侏儒?

      在西方,罢工示威的背后大都有工会的身影。工会的力量在西方各国不尽相同:有的是巨人,可谓“第四权力”;有的则是侏儒,被打压得风光不再。

      国际劳动节起源于美国——纪念1886年5月1日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数万工人大罢工,但美国却没有“五一节”,而是把每年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定为“美国劳工节”,其意味深长。

      在美国,工会从诞生时起就遭到打压,当时资方甚至要求工人签订禁止加入工会的“黄狗合同”,政府常出动军队镇压罢工,造成诸多伤亡。罗斯福执政时虽努力改善劳资关系,但美国政府一直对工会和非法罢工秉持打压理念。美国许多州法律规定禁止公共工人罢工。比如,2006年纽约公交罢工,该州法官琼斯就裁决对工会处以每天100万美元的罚款。

      欧洲情况也有分化:一是以欧陆为代表的“齐天大圣”派;二是英国的改革派。

      笔者在比利时工作之时,发现当地人对五一节几乎闻所未闻;而一壁之隔的德国,“五一节”很是隆重,不跟警察干一仗,极左都觉得没有成就感。

      在欧洲大陆,工会力量非常强大。在欧盟层面,每年3月份的首脑峰会都有一个惯例,邀请全欧洲的工会领导人来开一个“社会峰会”,沟通政策措施。

      欧洲大陆各国的劳工法律十分注重保障劳动者的权益,有着“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待遇,工会和工人组织罢工也就没有后顾之忧。工会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罢工,全国性大罢工在西欧也不鲜见。记得有一次笔者从幼儿园接女儿,发现书包里有张条子:“明天老师要上街罢工,请您理解。”

      必须指出的是,罢工示威并不意味着对抗和暴力。在西欧,示威意味着要过“狂欢节”,众人打着彩旗、标语,画着脸谱,招摇过市去过把“大闹天宫”的瘾。

      英国则给工会戴上了“紧箍咒”。在1980年以前,英国工会也曾是“齐天大圣”,最高峰时劳动力的一半加入形形色色的工会。强大的工会动辄威胁罢工,而且有权制裁不支持罢工的会员。这导致英国劳动成本过高,产业竞争力衰退。

      上世纪80年代,“铁娘子”撒切尔夫人重拳打击工会势力,大规模修改劳工法,让动辄罢工成为历史。其措施包括:不准“工会工厂”(即劳工进入该工厂必须加入工会)存在,限制罢工范围,要求工会赔偿非法罢工所造成的损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