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山雨欲来风满楼

希腊:山雨欲来风满楼

  • 作者:陈占杰 刘咏秋
  •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 发布日期:2015-04-28
  • 浏览数:770

      在今年1月25日的希腊议会选举中,激进左翼联盟党高举反对救助协议、结束紧缩措施的大旗获得选举胜利,随后组成以该党为主导的两党联合政府。这也是欧洲第一次出现极左翼政党执政的局面。新政府执政即将满百天,它在解决债务危机、推行改革措施、调整对外政策等方面进展如何呢?

      政府资金即将用尽

      和前几届政府一样,新政府面临的首要问题,是解决该国迫在眉睫的债务危机。经过艰苦谈判,新政府2月20日与欧元集团达成了将救助协议延长4个月至今年6月底的过渡协议。为获得原有救助协议剩余的72亿欧元救助贷款,新政府向欧元集团提交了一份改革清单,其中包括“财政结构调整”、“金融稳定”、“促进经济增长”、“解决人道主义危机”四方面内容。

      提交这一清单只是延长救助协议的前提条件,而要获得剩余的救助贷款,希腊必须提出一份详尽的改革计划。从2月份以来,希腊一直在和债权人代表就该改革计划进行谈判。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当地时间23日在欧盟布鲁塞尔峰会间隙会晤。齐普拉斯称,协商取得了明显进展,弥合了大部分分歧。不过有欧盟官员警告称,有关劳动力市场、养老金改革、税收和公共财政改革方面的分歧仍然很大。

      此外,新政府执政以来,在推行国内改革方面也没有多大进展。议会通过的一项主要法案是耗资约2亿欧元的“济贫法”,其主要内容是向部分贫困家庭免费提供电力、食品券等。这一法案被债权人判定为“单边行为”,使双方的谈判更加困难。

      一方面,这份改革计划千呼万唤出不来,希腊债务谈判的不确定性还将持续一阵。在24日召开的欧元区财长会上,希腊同意就债权人要求的一些关键改革措施做出让步,但欧盟官员称,这次会议仍无法达成协议。另一方面,希腊新政府面临破产窘境。一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希腊政府将短缺约4亿欧元来支付工资和养老金。希腊国务部长帕帕斯承认政府正在归集地方政府和公共部门的“闲置”资金来满足政府的资金需求。据报道,预计希腊政府汇总地方政府家底所得净现金储备大约15亿欧元,这可能帮助希腊现金支撑到5月底,不过这受到了地方政府官员的反对。

      与欧元区“老大”龃龉不断

      在资金面临枯竭的同时,希腊新政府与最大债权国德国不断发生摩擦。希腊国防部长卡梅诺斯表示,如果欧盟拒绝放款而听任希腊财政崩溃,希腊将向不断涌入的非法移民颁发旅行证件,让他们能在包括德国首都柏林在内的整个申根区畅行无阻,而这些移民中可能包括支持“伊斯兰国”的极端分子。与此同时,一段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朝德国竖中指的视频在网上疯传,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则称瓦鲁法基斯“又傻又天真”。

      如果说这些还主要是黑色幽默的话,那么新政府一再要求德国赔偿二战期间给希腊造成的损失则戳到了德国的痛处,毒化了双边关系。

      齐普拉斯2月初在议会发表政策演说时,称希腊政府“有道德义务”推动德国进行战争赔偿。根据希腊新政府的计算,德国总共应赔偿希腊1620亿欧元的战争损失,其中1080亿欧元用于赔偿对希腊基础设施造成的破坏,540亿欧元用于补偿纳粹德国强行从希腊借走的贷款。这笔钱约相当于目前希腊所欠债务总额的一半。

      与此同时,直接向纳粹受害者进行赔偿的问题也再度被提及。希腊最高法院曾于2000年作出判决,要求德国向希腊中部迪斯托莫村1944年纳粹大屠杀的受害者赔偿2800万欧元。

      希腊司法部长尼科斯·帕拉斯基沃普洛斯3月11日说,他准备执行这一判决,如果德国不予合作将没收德国在希腊境内的国家财产。

      希腊财政部副部长季米特里斯·马达斯4月6日把德国的赔款额增加到了2787亿欧元。他说,希腊总会计办公室请专家根据历史资料作出的“可靠估计”表明,德国应就二战中强行从希腊中央银行借走的贷款赔偿希腊103亿欧元,就二战中给希腊造成的基础设施破坏和人员伤亡赔偿2684亿欧元。

      齐普拉斯3月下旬访问德国期间,当面向默克尔提出了二战赔偿问题。他还表示,希腊要求战争赔偿与目前希腊与债权人进行的债务危机谈判没有关系。

      面对希腊不断加码的赔偿要求,德国的正式立场是:这一问题从政治和法律角度已经解决,德国不会对希腊进行赔偿。

      一些德国人认为希腊目前在深陷债务危机的情况下,迫不及待地谈论二战赔偿问题的动机可疑。

      从时机来看,在寻求加入欧盟的上个世纪80年代和寻求加入欧元区的上个世纪90年代,希腊都没有强调过二战赔偿问题。此后,希腊在加入欧盟后作为欧盟穷国接受大量欧盟援助的20年里,也没有提出二战赔偿问题。

      从对象来看,二战中占领希腊的不只是德国,还包括意大利。但希腊从来没有向意大利提出赔偿要求。

      从数额来看,希腊政府“计算”出来的数目不断增加,目前已经达到2787亿欧元,超过了两轮救助贷款(2400亿欧元)的总额。

      朔伊布勒称,希腊人“制造”德国的二战赔偿义务并不能帮他们偿还贷款。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称,希腊此时提出二战赔偿要求“很蠢”。德国发行量极大的《图片报》则直接称希腊谈论赔偿问题就是“勒索”。

      目前,超过8成的德国人对希腊是否会实施自己承诺的改革持怀疑态度,超过一半的德国人希望希腊退出欧元区。

      希腊提出二战赔偿问题,其本意或许在于获得更多资金甚至完全勾销所有债务,但其危险性在于,德国可能不再愿意和希腊谈判债务问题,这样希腊就将面临债务违约甚至退出欧元区的现实危险。所以希腊新政府不断要求德国赔偿二战损失,除了为自己在国内争取一些支持外,对解决债务危机来说可能会起反作用。

      外交政策向东转?

      在与欧元集团伙伴国摩擦不断、债务危机谈判久拖不决的情况下,希腊新政府出现了调整外交政策的迹象,特别是与俄罗斯的互动引起外界极大关注。

      齐普拉斯1月26日担任总理的第一天,就会见了俄罗斯驻希腊大使;当天,他又对欧盟未征求希腊意见就威胁强化对俄制裁表示不满。

      紧接着,俄罗斯总统普京2月5日打电话给齐普拉斯,邀请他今年5月赴俄罗斯参加“卫国战争胜利日”纪念活动,齐普拉斯接受了邀请。

      对俄罗斯的访问最终提前了一个月。齐普拉斯4月8日开始对俄罗斯进行为期3天的访问。齐普拉斯否认希腊有意向俄罗斯寻求经济援助,称“希腊不是周游各国要钱的乞丐,不会请求这些国家帮助解决本国经济问题”。

      齐普拉斯重申,希腊反对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这只会造成恶性循环。

      普京表示,希腊没有向俄方提出任何有关经济援助的要求。他说,双方就经济领域合作事宜展开了讨论,包括把希腊纳入俄罗斯—土耳其天然气项目的可能性。他同时否认借希腊实施“木马计”,加剧欧盟内部矛盾,称“俄罗斯不会力劝或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事。”

      根据普京的说法,希腊如果加入这一项目,将提高其地缘政治地位。他说:“这样,希腊将成为整个南欧甚至中欧的天然气中转大国。仅仅作为中转站,希腊每年就能坐收数以亿计欧元的费用。”此外,这一项目将为希腊创造众多就业机会。

      除能源方面外,普京还表示俄方将与希腊增强农业领域合作。两国将建立合资企业,把希腊食品出口至俄罗斯。

      希腊去年对俄出口额为3.57亿欧元(约合3.85亿美元),比2013年减少12%。齐普拉斯表示,俄罗斯对欧洲实施的食品禁令等反制裁措施伤及希腊经济,造成“相当大的损失”。不过,他对俄方此举表示理解。

      在齐普拉斯访俄前,欧洲议会议长马丁·舒尔茨表示,欧盟不能接受脱离对俄一致政策的行为。齐普拉斯则回应说,希腊是主权国家,无条件拥有利用本国地缘政治优势开展多边外交的权利。他说,希腊愿履行国际组织要求的义务,但这不意味着希腊会放弃有利于所有希腊人民的外交政策。

      4月21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总裁米勒访问希腊。他在与齐普拉斯及希腊能源部长拉法扎尼斯会谈后向媒体表示,希腊和俄罗斯的合作非常重要,这种合作是“战略性”的,在能源领域尤其如此。他表示双方将继续对话,并希望尽快就此达成协议。

      希腊和俄罗斯之间,在地缘、历史和宗教等方面,都有着密切关系,新政府强化双边关系的意图十分明显。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希腊调整外交政策的幅度,很难跳出其作为欧盟、北约成员国的大框架。它加强与俄罗斯的关系,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只是增加一点和债权人讨价还价的筹码。

      希腊会再来一次大选吗

      一触即发的流动性危机,使希腊面临的经济形势极为严峻,它是否会退出欧元区的问题再度提上日程。虽然大多数希腊国内民众不希望离开欧元区,欧元集团出于大局考虑,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出现,但如果处置不当,希腊退欧并不是没有可能。
 
      从近年来的历次民意调查来看,支持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之内的希腊民众都在六成以上。这是因为,加入欧元区以来,希腊从欧盟和欧元区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而离开欧元区则使希腊面临巨大的经济和政治风险。

      从新政府上台近三个月以来欧元集团与希腊新政府的关系来看,由于欧元区的系统性风险已经有所降低,而西班牙等国又存在反紧缩极左翼政党上台的可能性,欧元区国家在与希腊的关系上趋于强硬,要求其履行既有协议。

      如果希腊在未来几周内仍然得不到流动资金注入,它就有可能出现债务违约并被迫退出欧元区。即使在政府内部,意见也已经开始出现分歧。一些部长对希腊未来几天与债权人达成“诚实的折衷协议”表示乐观,坚称希腊不可能出现债务违约;另外一些内阁成员则暗示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协议,希腊有可能再次举行大选或举行全民公决。

      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希腊已经举行了三次大选,每一次大选都未能解决希腊面临的问题。如果真的走到举行第四次大选那一步,人们也很难有什么期待。

      文/《瞭望》新闻周刊驻雅典记者 陈占杰 刘咏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