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搜狐自媒体环游世界:为什么是雅典?

搜狐自媒体环游世界:为什么是雅典?

  • 来源:搜狐旅游
  • 发布日期:2015-04-04
  • 浏览数:894




    搜狐自媒体环游世界86天地中海神话之旅正在进行,目前7位搜狐自媒体人经过古希腊雅典,正在用视频、文字、自拍、美食、音乐、汽车等特长,记录雅典的真实旅程,及旖旎风情,让搜狐自媒体人继续带你一起环游世界吧!
  
    因为机械故障,歌诗达大西洋号在雅典多停了一天。其实雅典的中心区玩一天就足够了,多出来的一天正好可以漫无目的地瞎逛,顺便琢磨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为什么是雅典? 

    我以前多次被人问过一个问题:为什么现代科学没有诞生在中国?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这么问:地球上为什么会出现科学?要知道,科学的诞生是个小概率事件,如果没有雅典的话,没准我们现在还生活在男耕女织的古代社会呢。 

    科学的基础是求真精神,这不是自然而然就会产生的。人类历史上只在一个地方产生过一次,这就是古希腊时代的雅典城邦。这种精神虽然在没能让古希腊文明存活下来,但它却以雕塑、戏剧和文字等形式流传开来,最终催生了科学这朵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最灿烂的花朵。 

    事实上,人类文明的绝大部分进步都是这样的小概率事件。大到农业、文字、铜器和铁器的诞生,小到帆船、弓弩、扒犁和纺织技术的出现,都来自极少数的几个源头,然后因为好而流传开来。上篇文章提到过的古希腊人体雕塑就是这样,这种独特的风格是人类艺术史上的一次巨大的飞跃,它只在古希腊出现过一次,后来的那些风格类似的艺术品,尤其是古罗马时代那些辉煌的绘画和雕刻作品,追根溯源都是古希腊雕塑艺术的复制品。我曾经在印度教的寺庙里看到了一些类似的作品,当时还以为是印度人的发明,但后来才知这风格是亚历山大大帝东征带来的,印度艺术家们的灵感同样拷贝自古希腊。 

    地球上所有的人都应该感谢古希腊,感谢雅典。 

    为什么雅典人这么牛?难道他们的基因发生了某种神秘的突变,变得比其他民族更聪明了?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美国博物学家兼历史学家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专门写了一本厚厚的书,叫做《枪炮病菌与钢铁》。戴蒙德认为,现代科学证明所有人的基因都是很相似的,各民族的平均智力没有可测量的差别,人类命运的不同完全可以从各自的地理位置、自然环境和气候等因素中推导出来,一点也不神秘。
 
    这本书写得非常有趣,获得过无数奖项,强烈推荐大家阅读。在我看来,此书最大的价值就是把科学的思考方式引入了历史学和人类学,这两门学问过去一直是文科生的天下,充斥着主观臆断和个人偏见。戴蒙德尝试用科学的方式去研究历史,即首先假定少数几个公认的真理,然后仅仅用地理和环境等后天因素去推导此后发生的所有故事。这个方法并不新鲜,自启蒙时代开始学者们就曾经试图这么做过,但因为当时他们所掌握的科学知识非常有限,得出的很多结论都不正确。上世纪80-90年代时科学家们已经掌握了很多相关知识,戴蒙德正是在此基础上写出了这本书。虽然这本书肯定有很多过时的东西,需要随着科学的发展而与时俱进,但肯定比启蒙时代的那些先行者们靠谱多了。
 
    下面我就顺着这本书的思路,试着总结一下新一代历史学家们对文章开头那个问题的回答。 

    先说地理。希腊半岛位于地中海中间,距离小亚细亚和埃及这两个当时地球上最强大的文明发源地都只有200-300公里远。这个距离对于大西洋号当然不算什么,但当时地中海上刚刚出现帆船,速度很慢,无论是两河流域还是尼罗河流域的文明都不能直接影响到它。但是,这个距离也不是太远,双方的交流还是很容易的,因此希腊人可以有选择地学习先进文明的长处,同时拒绝对方的缺点。这样一种关系后来在英国(之于欧洲大陆)和日本(之于中国大陆)这两个岛国的发展进程中发挥了同样的作用。 

    希腊的地形也很特殊。站在雅典卫城向四周望去,很容易发现希腊是个多山的国家,这一点严重阻碍了各部落之间的交流,导致任何一个部落都很难独大,这就是为什么古希腊社会没有出现统一的帝国,而是以城邦的形式存在了很长的时间。 

    有人认为城邦是古希腊出现民主制度的原因,因为城邦可以保持自己独特的性格,促进了新思想的出现。但是这个理论没法解释为什么古印度也有城邦,但却没能像古希腊那样生机勃勃。这个理论也没法解释为什么古希腊诸城邦当中只有雅典诞生了民主制度,其他城邦都没有。 

    这个原因要从雅典的独特性上去寻找。
  
    雅典有好几个良港,而且面向东方,可以很方便地和古埃及和小亚细亚做生意。雅典人非常欢迎这种远洋贸易,雅典黄金时期最伟大的执政官伯利克里曾经骄傲地宣布:“我们的城市向全世界开放。”开放的结果是,雅典变成了古典时代的纽约,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带来了各自的文化,新奇的思想只有在这样的地方才能大量涌现。 

    雅典是典型的地中海气候,冬季阴冷,夏季干热,再加上雅典境内全是岩石密布的山地,只适合种植橄榄树和葡萄,不适合种小麦,雅典人被迫放弃了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发展出了一套基于海上贸易的生存策略,即在本土大量生产橄榄油、葡萄酒和陶器等高附加值的产品,再用大船运到其他地方换取粮食和其他生活必需品。如今这种方式简直再普通不过了,但在当年却是一种革命性的经济政策,雅典人用这种方式养活了比单纯种植粮食多2-3倍的人口。
  
    橄榄油、葡萄酒和陶器不像香料或者丝绸那样属于奢侈品,贸易量比奢侈品大得多。雅典人首次开启了大宗商品的海外贸易,并且在这一过程中首次使用硬币作为结算方式。这两件事都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出现的新东西,其结果就是雅典社会首次出现了一大批富裕的中产阶级,他们对贵族统治不满,强烈要求得到和他们经济地位相匹配的政治地位,这就是雅典民主制度出现的前提。
  
    雅典的民主制度并不是一切听人民的,这个制度最大的作用就是为雅典社会培养了一种讨论和批评的风气。雅典的最高决策机构是元老院,元老院成员是从公民当中抽签决定的,而不是选举出来的,这就意味着元老们不用为了竞选而取悦人民。雅典每年还要召开很多次公民大会,所有重要议题都在大会上公开讨论,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提意见,然后大家一起辩论。民主制度把雅典变成了一个“意见的世界”,各种相互冲突的意见只有通过这种自由而又激烈的辩论,才能最终找到最好的那个。
  
    公民权力的增加还产生了一个更重要的副作用,那就是雅典人首次把关注重点从神转移到了人。纵观人类历史,在过去的十几万年里人类一直认为这个世界是由神主宰的,神是一种超自然的存在,人只是神的玩物。雅典人颠覆了这个想法,他们相信诸神和自己很相似,只是比自己更长寿,更美,或者更有力量而已,雅典人和诸神的关系是平等交换的关系,他们祈祷和祭祀,只是为了请求诸神给他们带来某种好处。雅典的哲学家们也不再从神那里寻找答案,而是相信通过自己的理性思考可以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
  
    德国理论物理学家戴维.多伊奇(David Deutsch)把雅典人的这种精神总结为“乐观主义”。他在《无穷的开始》这本书里认为,这种宝贵的乐观主义精神是在雅典首次出现的,雅典人相信人的力量是无限的,人的大脑具备无穷的潜力。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出现的微型启蒙运动,正是这次启蒙运动拉开了进步的序幕。
  
    和前一本书相比,这本书有些深奥,但我还是强烈推荐给感兴趣的朋友。多伊奇为我们描述了一个具有无限可能的新世界,他相信只有一种思维方式有能力取得进步或者长久生存,那就是通过创造力和批评来寻求好解释。雅典城邦的开放性提供了古典时代少有的创造力大爆发,雅典城邦的民主制度培养了古典时代罕见的批评氛围,这两条加起来使得雅典诞生了几位古典时代罕见的天才人物,他们共同开创了一种思维方式,不断地寻求对这个世界更好的解释,理性之光就是这样降临人世的。 



    不过,雅典的这批智者太超前了,他们开创的这套机制并没能让雅典永远强大下去,这一点可以拿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南部的斯巴达城邦做个对比。这个当年唯一可以和雅典竞争的古希腊城邦地处肥沃的欧罗塔斯河流域,非常适合发展农业,其结果就是斯巴达人坚守农业传统,成为希腊半岛上最保守的城邦。斯巴达人虽然在文化上固步自封,无甚建树,但却培养了一支特别会打仗的军队,最终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击败了雅典人。 

    这个例子说明,雅典人创造的这套机制并不是万能的,并不能保证一个民族永远强大。事实上,雅典这套机制很适合创造出科学这个概念,却不一定适合发挥科学的长处。当年英国人继承了雅典人的做法,发明了现代科学,走在了世界的前面。但这已是过去的事情了,科学已经诞生,我们所需要的不是开创科学这个概念,而是如何最大限度地发扬科学的优势,这时候雅典人的那一套做法就不一定适用了。看今天的希腊吧,希腊人一直生活在祖先的阴影里,忘记了如何开创属于自己的时代。祖先的荣耀反而成了希腊人的包袱,曾经的欧洲霸主希腊如今却变成了欧盟最落后的国家。 

    作为后发国家中的一员,中国应该去寻找一条属于自己的路。